子航家的村雨菌

“我和它,二选一。”

那么问题来了

如果和喵君交换了意识的楚哥这样提问恺哥该怎么选择......



不要忽视那张小纸片,它是宣誓主权的存在!

写那几个字的时候心尖尖都在颤抖QAQ 论不练好字的残酷...


PS : Cesa是恺哥的意式情趣(doge)

风妖恺X猫妖楚

 @子见南子 陌陌太太倾情打造,不一样的种族,不一样的命运,看恺楚如何在全新的世界相杀相爱。

 

嘘......偷偷看一眼,只看一眼:

 

声音之于恺撒,就如同水之于海妖。

      他以风为耳,以风为刃。风所能带回的便是这世界唯一的真实。

      年轻的风妖像这样笃信着。

      直到有一天,在四合的暮色中,一柄薄而锐利的长刀击碎了他的风刃,刺痛随着碎裂声蔓延过四肢百骸。

      那个瞬间,恺撒第一次想要感谢世界赐予了他眼睛。

      透过疯狂燃烧的幽蓝火焰,他看见了一双金色的眸子,如满月般辉煌,如深渊般沉寂。

 

      “原来我在那个时候就决定了。”

      “什么时候?决定了什么?”楚子航看着忽然开口的恺撒,莫名其妙地问道。

      “在你几乎杀了我的时候,我决定要么与你以命相搏,要么……”

      恺撒飞快地吻了一下柔软的猫耳,赶在猫妖发怒前说完了后半句话。

      “要么与你相恋至死。”

 

 

 

风与火的碰撞缠绵,我们一起期待!


【恺楚夫夫私房照系列 2】#恺楚躺#

本来只想单纯地化个淡妆,结果戳成了骚气的唇印,就当恺撒抹了弗里嘉吻上去的好了☆

开叔太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迷上了他的画风,人体和服装材质的表现都好赞!描了(虽然改了很多地方,毕竟原图太细致太难描了…)一幅练上色(图四原图)

看到子航大大这个动作就觉得恺撒大大应该在搂小蛮腰才对😉以后补上去
【恺楚夫夫私房照系列1】  强行tag

【恺楚】三女神的红线

三女神的红线 10.5

————————
因为时间是一起的就把前面一节也拉过来了
————————

银色阿尔法罗密欧迎面奔来,巨大的摩擦力使车速骤减,与哈雷同时停住。

“陈小姐丢了。”帕西推开车门,语言简洁到像是在交代无关紧要的事。

“陈......诺诺怎么了?”

“三十分钟前接到报告,昨夜陈小姐房中有异响,但巡夜的嬷嬷并没有检查出异常,陈小姐也没有表现出有人侵入的举动,但今早她就和随身衣物一起失踪了。这是留给你的传真信件。”

恺撒从帕西手中接过信封,扯出信纸,十几秒后装好递还给帕西。

“已经派人去金色鸢尾花学院调查了。”帕西接过信封,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少爷。

“顺便查一下芬格尔的行踪吧,这样或许更快些。”

“芬格尔?以前你的学生会里的那位?”

“对,看了那封信你就能知道,满篇都是他的文艺大叔气,他们应该是在一起行动,只是要好好调查原因。”

“通知家主......”

恺撒挥手打断帕西,“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芬格尔如果想对她不利,昨天夜里她就该叫人了,如果出事了她不会是个任人摆布的人。而且我不想在今天听到任何有关他的事。”

“你的意思是陈小姐和芬格尔合作......理由呢?”帕西愣住了,换做以前在学校,陈小姐去酒吧跳舞小少爷都会让人先打点好一切,果然是像先生说的那样,少爷总会长大,而日本那次任务成了他的促因吗。

“女孩的心思你是猜不透的,中国人是这样说的。不过原因必须查清楚,如果她单纯只是想出去玩儿,会有比芬格尔更好的同行人选。”不过婚约对于诺诺来说真的是一个枷锁也说不定。

恺撒接过司机递过来的风衣,给身后的楚子航披上。哈雷重新启动,奔跑在米兰的街道上。

“出什么事了?”楚子航坐直了,歪过头,试图看清前面人的脸,却被那人飞扬的金发糊了一脸。

“我未婚妻不见了。”恺撒侧过头看见楚子航正试图抓住自己那些不甚友好的头发,不禁一笑,“抱歉,我没带发圈。”

楚子航没理他,将他的金发拢在一起,从右手上褪下一个白色的橡圈,将金发的尾部松松地扎在一起。

“你的头发又不长,怎么会有发圈?”恺撒记得很清楚,早上出门的时候楚子航手上什么都没有的。

“花店大叔给我的,但没听懂他在说什么。”楚子航重新圈住了恺撒的腰,比之前多用了几分力。

迎面的寒风撩起风衣的下摆。

“他一定是说你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男孩,噢,也有可能是他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了夜空中最美的星星。”

“第一,我不认为说男生长得漂亮是夸奖,第二,我的眼睛里是瞳孔和虹膜,而且是白天遇到他的。”

“我是认真的。”

“好吧,大叔。”楚子航把下巴放在恺撒右肩上,“现在是去找你未婚妻吗?你从没跟我提过你有未婚妻。”

“不,帕西已经派人去找了,她存心想走的话,我想这需要一点时间。而且我说过,今天的时间只属于我们两个人。你想了解她的话下次我可以好好给你讲,她真的很棒。”

米兰大教堂500米外,哈雷停在了你家甜品店门前,楚子航和恺撒先后下车。

“Enrico Rizzi的甜品王国,这是甜品师Enrico Rizzi的杰作,他的手工冰淇淋和巧克力我想你会喜欢的。”恺撒推开了甜品店门。

店里盈溢着甜点的香气,混在一起却不让人腻烦。各色艳丽的马卡龙整齐地摆放在盒子里,旁边还有各色风格的蛋糕 蛋挞。一个大玻璃橱里放着一颗“巨蛋”,“巨蛋”上面是厚厚的巧克力,点缀着各色的圆形巧克力饼干,让人忍不住想它是不是能孵出一只软萌的小宠物。

“难得今天有太阳,试试冰淇淋?虽然有点冷。”

“嗯。”楚子航回味了一下店外的温度,回答道。

“在这儿等我。”

楚子航站在一个摆放巧克力的玻璃橱旁边,环视着店内形形色色的陌生人。有两位手牵手的年轻黑发女孩在看对面的马卡龙,旁边是两个看起来30多岁的寸头大叔,对着三款从口味到造型都截然不同的蛋糕纠结,大概是在给其中一个选生日蛋糕吧,还有一对小情侣站在“巨蛋”前面拍照,男生搂着女生的腰,两人的手合成一个心形,刚好框住了橱子里的那颗“巨蛋”。

小孩稚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个身材魁梧蓄着性感络腮胡的男人牵着他漂亮的妻子的手走进了店里,臂弯里坐着他可爱的儿子,小孩看上去四五岁的样子,穿着红色的加绒卫衣,一条蓝色的背带裤,戴着一顶红色棒球帽,活脱脱一个幼版的马里奥。

虽然不会意大利语,但楚子航还是辨识出了几个常用词汇,比如那个世界通行的“Baba”,还有在国外知名度高过意大利总统的”Gelato”,想必那个小孩是想让他爸爸给他买冰淇淋吧。

小时候爸爸也是这样牵着妈妈,让自己坐在他的臂弯里。

“发什么呆?”

恺撒牵起楚子航的手,将一支冰淇淋塞给他,顺着楚子航刚才的视线看了过去。

“没什么。”楚子航低头看着手中的冰淇淋,像朵艺术家笔下的彩云。

“那走吧,去别的地方。”恺撒拍了拍楚子航的屁股,推开了门。

刚出店门,多穿了一件风衣的楚子航都感觉到冷风立刻钻进了衣服,呼出的一团白气立刻氤氲着消散在空气里,看了一眼那朵“彩云”,楚子航舔掉了蓝色的一小块,软软的,是海的味道,像要将人整个包裹起来。

看中了旁边那块绿色的,楚子航的舌头刚碰到柔软的冰淇淋就感觉到一只手扣住了自己的后脑勺,一张帅气的脸放大在眼前,是恺撒的气味。

牛奶做的冰淇淋柔软度爆表,在两人互不相让的舌头的相互挤压下蹭到了楚子航的鼻尖上。

“你不是有一支吗?”楚子航看着对面笑得得意的恺撒。

“我的吃完了。”恺撒摊开两只空空的手,一脸无奈地耸肩。

“而且在意大利从来不会有两支一样的冰淇淋,但我知道你这支一定更甜。”

恺撒勾起楚子航的下巴,在楚子航试图用手擦掉之前舔掉了他鼻尖上那点化开的红色冰淇淋。

“真的很甜。”

哈雷像一匹猛兽奔驰在阳光下,仿佛有破碎的光点一路追随。

恺撒捏了捏腰上那双有些发凉的手,牢牢地攥在了手里。

——————————

ps:

今天看到一条消息说意大利的一对同性恋人举行婚礼了,意大利第一对正式结婚的,祝福她们!

因为恺撒大大和帕西用的意大利语在讲陈的事,so子航大大没听懂就象征性地问了一下…

花店大叔给的那个圈是三个,绿白红各一个,刚好是意国【旗颜色,考虑到绿红和恺撒大大的气质不太合适就用了白色的(这是之前看到有视频说在意著名景点旅游被不知道哪儿来的人套圈强卖,然后生成的,不过花店大叔是纯粹的热情:)

色差严重  变基佬紫系列……

旧图翻新,背景色本来是蓝色QWQ

【恺楚】三女神的红线

10


----------------------(09)------------------


银色阿尔法罗密欧迎面奔来,巨大的摩擦力使车速骤减,与哈雷同时停住。

 

“陈小姐丢了。”帕西推开车门,语言简洁到像是在交代无关紧要的事。

 

“陈......诺诺怎么了?”

 

“三十分钟前接到报告,昨夜陈小姐房中有异响,但巡夜的嬷嬷并没有检查出异常,陈小姐也没有表现出有人侵入的举动,但今早她就和随身衣物一起失踪了。这是留给你的传真信件。”

 

恺撒从帕西手中接过信封,扯出信纸,十几秒后装好递还给帕西。

 

“已经派人去金色鸢尾花学院调查了。”帕西接过信封,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少爷。

 

“顺便查一下芬格尔的行踪吧,这样或许更快些。”

 

“芬格尔?以前你的学生会里的那位?”

 

“对,看了那封信你就能知道,满篇都是他的文艺大叔气,他们应该是在一起行动,只是要好好调查原因。”

 

“通知家主......”

 

恺撒挥手打断帕西,“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芬格尔如果想对她不利,昨天夜里她就该叫人了,如果出事了她不会是个任人摆布的人。而且我不想在今天听到任何有关他的事。”

 

“你的意思是陈小姐和芬格尔合作......理由呢?”帕西愣住了,换做以前在学校,陈小姐去酒吧跳舞小少爷都会让人先打点好一切,果然是像先生说的那样,少爷总会长大,而日本那次任务成了他的促因吗。

 

“女孩的心思你是猜不透的,中国人是这样说的。不过原因必须查清楚,如果她单纯只是想出去玩儿,会有比芬格尔更好的同行人选。”不过婚约对于诺诺来说真的是一个枷锁也说不定。

 

恺撒接过司机递过来的风衣,给身后的楚子航披上。哈雷重新启动,奔跑在米兰的街道上。

 

“出什么事了?”楚子航坐直了,歪过头,试图看清前面人的脸,却被那人飞扬的金发糊了一脸。

 

“我未婚妻不见了。”恺撒侧过头看见楚子航正试图抓住自己那些不甚友好的头发,不禁一笑,“抱歉,我没带发圈。”

 

楚子航没理他,将他的金发拢在一起,从右手上褪下一个白色的橡圈,将金发的尾部松松地扎在一起。

 

“你的头发又不长,怎么会有发圈?”恺撒记得很清楚,早上出门的时候楚子航手上什么都没有的。

 

“花店大叔给我的,但没听懂他在说什么。”楚子航重新圈住了恺撒的腰,比之前多用了几分力。

 

迎面的寒风撩起风衣的下摆。

 

“他一定是说你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男孩,噢,也有可能是他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了夜空中最美的星星。”

 

“第一,我不认为说男生长得漂亮是夸奖,第二,我的眼睛里是瞳孔和虹膜,而且是白天遇到他的。”

 

“我是认真的。”

 

“好吧,大叔。”楚子航把下巴放在恺撒右肩上,“现在是去找你未婚妻吗?你从没跟我提过你有未婚妻。”

 

“不,帕西已经派人去找了,她存心想走的话,我想这需要一点时间。而且我说过,今天的时间只属于我们两个人。你想了解她的话下次我可以好好给你讲,她真的很棒。”

 


【恺楚】三女神的红线

09

-------(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一束精心挑选并修剪的白玫瑰安静地躺在最靠近祭坛的一排长椅上,如一位待吻而眠的美人,高贵而迷人。中央祭坛上摆满了银制的烛台,每个烛台上都是6支燃烧的白烛,像一片雀跃的白蔷薇,一如当年送别的模样。

 

金发的意大利男人靠坐在在最前排的长椅上,修长的手指流连于白色的蔷薇花瓣之间,温柔地如同在爱抚恋人娇柔的脸颊,目光却投向了穹顶的巨大白色玻璃,又好像越过了穹顶望进了上方的天堂。

 

 

男孩倚在母亲怀里,享受着世界上最温暖的怀抱。夜里,母亲讲着童话,唱着古老的歌谣哄男孩睡觉。男孩穿上定制的西装,骑上哈雷,让母亲看他最潇洒帅气的模样,将红绳翻出24种不同的花色,逗母亲开心。母亲听不见了,男孩便学会手语,说着“爱你”。可即便如此,也没能留住那个唯一会说“我的恺撒是个善良的孩子”的女人。望着水晶棺中的女人,她像睡着了一样,仿佛下一刻就会醒来,将自己揽进怀里。女人金色的长发仿佛溪流在白玫瑰间隐现,是天使沉睡在花丛间,却被地狱的业火包裹,吞噬,徒留下那些丑陋的大人无比罪恶的语言在耳边盘旋。

 

 

眼前突然一黑,感觉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覆上了双眼,恺撒才发现本来站在教堂最后面一直不愿意过来的楚子航已经在什么时候走过来了。

 

“子航,你……”

 

“撒,很难过吗?”

 

楚子航没有打算将手拿开,只是就着这个姿势长跪在恺撒身后,就像将前面的人拥进自己的怀里一样,额头靠在他的头顶上。

 

“怎么会这样想?”恺撒轻轻揉了一下楚子航的头发。

 

“每次妈妈想爸爸的时候也这样,她总是看着远处发呆,和你一样的眼神,很温柔,很悲伤。”

 

恺撒的手指从发间滑向楚子航的侧脸,拇指摩挲着那张属于那个大男孩的的脸颊。

 

“只是想起了我的母亲,今天是她离开的日子,就在这里,我送走了她。”

 

“那以后换我来陪你。”

 

“你这样让我怎么舍得送你回去。”恺撒停下手中的动作,只是享受着身后的人传来的温度。

 

“走了还可以再回来。”楚子航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回答到。

 

“你是奇迹送给我的礼物,像魔法一样出现在,真怕哪一天你又从我眼前消失。”恺撒握住楚子航的双手,转过身在楚子航额头上落下一个虔诚的吻,仿佛在诉说着“我们永不分离”的诺言。

 

恺撒起身将那束被阳光染成了金色的玫瑰放在中央祭坛前。

 

“再见,妈妈,下次再来看你。”灵巧的手指在身前变换着动作,“希望下次他还能陪我一起来。”

 

“走了子航,今天的时间只属于我们两个人。”

 

恺撒转身,看着对面淡漠的男孩眼瞳中带着几分乖巧,心中某个极寒的地方燃起了一星火光,破开森冷的冰层,火星炸开,向四周漫延,温暖了全身每一个地方。

 

哈雷咆哮着驶出米兰大教堂,男人的金发在阳光下格外耀眼,身后的黑发大男孩两手圈住男人的腰,靠在男人背上,像拥住了全世界一般,睫毛因为那双大眼睛的闭合更是拔长了几分,跳跃着几点阳光。

 

——————————


上色练习】虽然幼稚了点......嗯...一切都要从简单的开始

【恺楚】伊顿焰之夜

04          

--------------- 01  02  03  --------------


古老的砖石结构和厚实的旧式木门后面是校长办公室。

“呀,恺撒·加图索,我优秀的学生,你来了。”

“威廉校长,很高兴看到您还是这么精神。”

“谢谢!请坐吧。”穿着黑色学术服的老头扬起了脸上的折子。

“以前见我,你可不像现在这样开心。”恺撒坐到威廉对面的檀木椅上,却丝毫没有中学时代被嫌弃的尴尬。

“当年的你可是每周都要到这儿来陪我喝下午茶,因为违反校规。”老头挑了挑粗狂的眉,捋着有些花白的络腮胡,“这次是为了你的弟弟子航·加图索来的吧。”

“是的,主要想了解一下他接下来的校园生活情况,你知道的,以后要他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可并不安全,从某方面来讲。当然,也是想来看看你。”

“这几年你还真是变了很多啊,以前目中无人的混小子也学会关心别人了,想必你他对你很重要吧。”老人看着恺撒,只是一位慈祥的长者那样看着,“说吧,想了解点什么,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谢谢校长,你知道我弟弟的身世吧。”

“当然,要不是这个原因,王子殿下也没有家人陪读的待遇。”

“我这只算是重温母校生活吧。”恺撒耸肩。

“好吧,重温母校生活,我们没有搞特例。”老头挑眉笑道。

“我想知道子航要住的校舍的楼长的情况,你知道的这里的学长比导师更厉害,子航又比较内向,容易被人欺负。”恺撒皱着眉,像个担心弟弟的好哥哥。

“噢,利达尔特吗?他是个优秀的学生,优秀得像以前的你一样,当然,不像你那么让人操心,为人很随和,在学生和导师中的风评也很好。”老头十指交叉,望着自己的学生,“诚然这只是表面的东西,你随便问谁都能得到的答案。我能从他身上感觉到和你相似的东西,但又不一样,他让我闻到了危险的气味。”

“危险?”

“对,危险。人活久了就是这样,能用经验和本能判断一些事,希望你和子航这段时间别和他扯上什么关系。”

“谢谢校长关心,但恐怕得让你失望了,我们不怕危险。”一缕暖黄的阳光打在恺撒的脸上,在另一侧留下一道阴影。

“这样啊,那是我多虑了。哦,还有件事,他每个月月圆的晚上会离开学校一段时间。”

“你刚才还说他不像我,不会违反校规。”恺撒挑眉。

“所以才说他像你啊,你们都喜欢翻墙出学校。”威廉摸了摸他的络腮胡,“你们会在儿呆多久?”

  恺撒微微一惊,旋即恢复平静,“我在这儿留一个月,你知道,我只是请了假,子航当然要在这儿到毕业。”

“那这个月你有空就来陪我说会儿话吧,每天处理文件也很无聊。可以帮我做一下临时导师吗,我有位体育导师刚好请了病假,知道你要回来我就没有调配其他导师来替他,当然,这是没有薪水的,算在你的住宿费里。”老头扬了扬脸上的折子,“我相信你的能力。”

“当然可以,我很荣幸。”

“好的,待会儿我让人告诉你工作细节。”

“我就先告辞了,校长。”恺撒起身向房门走去。

“嗯,今天很高兴你来看我。”望着学生离去的背影,老头问到,“恺撒,如果他不是你弟弟,你还会这么关心他吗?长者的眼光总是很敏锐的。”

恺撒顿住了,没想到这老校长这么难缠,诺玛这次的计划果然有缺陷。恺撒并未回头,手握着门把,“校长果然厉害,我以前捣蛋的事就瞒不了你,不过,就算他不是我弟弟,也依然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是我一生唯一的对手。

“很高兴你找到了值得珍惜的东西,祝福你。”

一丝惊异掠过恺撒的眼角,随即被笑意替代,“谢谢你,威廉先生。”

厚实的旧式木门在身后关上,发出“吱呀”声。


“铛铛铛”古老的钟声回荡在空旷的校园上空,惊起在草坪上觅食的白鸽,在这座传统的古堡中,如中枢般指挥着一切,一位位身着黑色燕尾服的未成年绅士从不同的教室离开,然而其中一间教室,我们的主角子航·加图索同学陷入了人群中。

“加图索,你的眼睛真漂亮,像夜空一样迷人。”燕尾A兴奋状。

“听你说话就像躺在草坪上晒太阳一样舒服。”燕尾B陶醉状。

“喂,破坏草坪是要罚抄拉丁文100篇的。”燕尾C惊慌指责。

“一起去餐厅吧,你刚来不熟悉环境,有什么不懂都可以问我,我是住在你隔壁寝室的乌拉奇。”一个暗红色头发略带天然卷,在脑后束着一小撮马尾,长相不俗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的看上去是个男人的大男孩走过来,向子航·加图索行了一个绅士礼,“以后就是同学了,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噢,我是说学生会愿意为你服务。”

“谢谢。”

“果然是人种的原因吗?”楚子航微微皱着眉,望着这个人高马大的中学生,思考着这个困扰了他三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