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封神之刃

接龙2,这里假设恺撒没在颐和园求婚(订婚?),也许后面会有其他设定修改囧

—————————————————————————————


第一章 村雨


第一节


        楚子航躺在病床上,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一双代替黄金瞳的墨色眸子淡然的望着天花板,本来以为自己会带着村雨深埋在北京城下,这样也许可以在别的什么地方找到自己的父亲吧,当时内心深处某个地方还叫嚣着“走吧,走吧,不要再回头了”。可现在为什么一睁眼,入眼的却是病房的一色白,不应该是那有去无回的三途川吗。也许是s级逆袭,完爆龙王,带自己逃出来了吧。可是一点真实感也没有,一切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那个女孩也没有出现过,当然也就没有什么龙王了。但是全身的刺痛感告诉自己确实发生过什么,虽然一点伤痕也没留下。枕边的钥匙提醒自己,那个女孩确实存在过,村雨的碎片告诉自己,真的又失去了什么。爸爸,对不起,弄坏了你就给我的唯一的东西,只剩一块碎片了,装备部也救不了它。


         病房里是一色的白,白的像是要湮没一切。忽然一缕金色从窗边闯了进来,透过素白轻柔的窗帘吻在楚子航脸上,像是要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暖暖的。楚子航侧过头,望向那金色,愣了一下,那金色让他想起了很久以前的某个人,一个太阳一样,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的人,却赖在自己心里某个不被任何人触及的地方,不肯离开。是谁呢,爸爸吗?


     正在楚子航思绪越走越远的时候,房门开了。

 

     “师兄,你终于醒啦!”路明非手上拎着不知道是谁送的百合和水果,走到楚子航床边,笑得花枝乱颤,眼底却带着一丝落寞,“你要是再不醒,施耐德教授就要找白马王子来了,暗恋你的妹子汉子可排了好长的队。”楚子航一记眼刀丢过去,路明非马上怂了,任楚子航再没有童年也听过睡美人吧。“我说师兄,你才刚醒就乱放杀气,照你这样就是守桥大妈见到你也不敢给你端汤喝。”


       “有心事?”楚子航坐起身来。


       “不是看你醒了,我高兴吗。”路明非伸手挠挠头。


        “进门前你不知道我醒了,所以不是因为我,而且不像是高兴。”


        “卧槽,感情你不是学屠龙的,是学心理分析吗,我自己都不知道你也能看起来。”路明非疯狂吐槽。


        “我确实接触过一些心理学著作。”楚子航淡淡的说。


       “好吧,是芬格尔让我卡上的负债又增加了,气的我差点咳出一口老血。”路明非说着把百合放在床头,开始有一刀没一刀地削苹果。


         “不是这个。”楚子航看着路明非,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像个刨根问底的小孩在问“妈妈,我是哪儿来的呀”。


         削苹果的手一抖,“不要说的这么肯定好不好,搞得像我在想什么你都知道一样,这样让我觉得好没安全感。”


         “我并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只是……”楚子航像是在思考着怎么继续这个话题,但发现路明非并不喜欢。


         “你是不是想跟我说老大和师姐要订婚了。”路明非沉了沉眼,“我在北京的网吧看到那条新闻了。”


         “嗯,只是没想好怎么说。”楚子航依旧表情淡漠,“放弃了吗?”


          “不然呢,去打爆人家婚车车轴吗。”


“要去的话,我可以当你的共犯,算还你人情。”楚子航一脸认真。


         “谢谢,”路明非鼻尖酸酸的,还有人对他这破事儿这么认真,“可去了又能怎么样呢,师姐只会脱下高跟鞋砸过来,然后奔回婚礼现场。老大才是最配得上师姐的男人,高富帅,还那么专情,只有他能给师姐幸福。”


         “恺撒确实是男朋友的最佳人选,但很多东西是不能用物质来衡量的。”楚子航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苹果,不知道在想什么。


         路明非耸耸肩,“虽然你被那么多女孩暗恋,连男人都不免多看你两眼,但你从来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啊,连暗恋都没有过,从这方面来说,你还不如暗恋恋龄四年的我,你没有经验ぇ师兄,你知道吗,这种事你没有立场说我,这方面你就像我的师弟,我还是个菜鸟,你就是个蛋呐,你连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菜鸟像是在教育蛋出壳后要先学会飞,要飞快点才能有虫吃一样,扯着长篇大论。


         楚子航没有反驳,只是想到了那个只会开车的男人。


         不知道路明非什么时候走的,窗外已是一片漆黑。这座医院专为特殊病人建立,位于卡赛尔学院的山顶隐秘处,最近都只有楚子航一个人住院,显得格外冷清。主治医生早就来看过楚子航了,说他再静养两周就能基本恢复了。其实楚子航基本上快好了,只是身体机能有待恢复,但医生私心想让他多休息一段时间,这个男孩前段时间才刚出院就又进来了,伤还一次比一次重,昂热那老家伙真是只对女人温柔,也不知道体贴学生。楚子航手里握着村雨的碎片,默默地发着呆。


         突然,走廊里响起沉着有力的脚步声,打断了夜里独有的宁静。楚子航并没有进入应有的戒备状态,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看一下我的宿敌,我可不允许我唯一的对手睡死在病床上,你要死也只能被我杀死,别的谁也不能。”门开了,灿烂如金的头发,冰蓝色的眼睛,一身黑色的Bubbery风衣,手中还捧着一束紫蓝色的花,随着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恺撒以毫不掩饰的张扬踏入病房。


        楚子航瞥了一眼这个金发的意大利人,后者一如既往的笑出王者风范,不像是来探病的,嗯,更像是来视察的,便收回了视线。虽然只是眨眼间的事,但对手投以的目光,任何目光都不能放过,因为对手就是应该瞩目自己的存在,所以某人自是收下了这一瞥。


         “这是给你的。”恺撒走到床边。


         “我更喜欢百合或者菊花,黄色的。”


         “要求真多,”恺撒挑眉,“可我觉得桔梗更适合你,况且我送你东西不需要你喜欢,我觉得合适就好,不是吗?”


        楚子航无奈的叹气。


        与大地与山之王一战,楚子航四度爆血,龙族血统在强行精炼之后极速回落,人类基因开始猖狂地攻占这具身体。墨色的瞳孔代替了威压四溢的黄金瞳,与拒人千里的黄金瞳不同,那双黑色的眸子是夜空,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凝视,去靠近,想要去探寻里面到底埋藏着什么样的无可提及的过往,让这个身形单薄的却又美得深入骨髓的东方少年看上去那么悲伤,像是独自现在如注的大雨中哭泣,全世界只留下他一个人在那里悼念着什么,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去给他一个拥抱,想去温暖他的世界,让阳光驱走他世界里的雨云,尽管他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原本的黑瞳褪去了龙瞳的伪装,就那样赤裸裸的暴露在你面前罢了。恺撒凝视着这双眼睛,可是为什么会觉得在哪里见过一样,悲伤又孤独,明明是第一次见到,怎么会像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在心里哪个角落叫嚣着要出去,就像很久以前就在一起,只有我和你。前段时间为了北京的屠龙任务恶补了几集中国的剧,说什么来着,哦,“这个妹妹我曾见过”。该死,今天好像有哪里不正常。


        楚子航依旧盯着手中的碎片,像是在等恺撒说话。他想打破这片沉默,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因为他和恺撒是对手,却很少有机会在病房独处,毕竟他们见面都是直接上手的,简单又直接,十分适合不善交际的楚子航。所以他保持沉默,等恺撒抛出话题,这样他就可以接两句,然后谈话结束,恺撒离开,就这么简单。

恺撒愣了愣神,把视线从那缀着星辰的双瞳移到楚子航手中的碎片上。


        “恭喜你,又可以和我一起竞争了,我的对手。”恺撒收回了他飘飞的思绪,露出他标准的笑容,楚子航专用,自信中带着狂妄,骄傲又不失风度,像是在否定对方的一切,却又渴望被对方承认,那是一种矛盾的纠葛,又是一种绝对的占有,谁也不能染指的占有,“很遗憾,狄克推多失去了他的宿敌,不过狄克推多会记住唯一可以和他抗衡的对手。”恺撒看着村雨的碎片,觉得他有必要再说些什么,于是补充到。虽然他和楚子航的对话一般都很简短,而且往往争锋相对,不过今天他不介意多说两句,毕竟今天不是来约架的,是来探病的不是吗。


        沉默了很久,久到恺撒以为楚子航不想理他,准备离开。


        “恺撒,”楚子航缓缓开口道,“可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


        “私人问题?”问自己私人问题,恺撒是听路明非吐槽过楚子航有点八卦,当听到楚子航要问自己私人问题时,还是不免惊讶,“是想问我和诺诺的婚礼吗,虽然现在申请还没通过,不过那也是迟早的事。”恺撒抬抬肩,当然,他不会说他和他的未来“新娘”已经在某件事上达成了协议。


        “申请没通过吗,那祝你们能早日举行婚礼,”盯着村雨的视线有一丝游移,“我会来帮路明非抢婚的,如果他愿意的话。到那时希望你能全力接受他的挑战。”


        “哦,”恺撒挑眉,“那我还真期待那天能快点到来,我会认真对付他,也很期待在婚礼上看到你,那将成为那场婚礼最美好的回忆。”


        “我要问的不是这个。”一丝笑意从嘴角掠过。


        “你笑什么?”恺撒也不确定是不是他的眼睛跟他开了个玩笑,毕竟这个人是楚杀胚啊。“当我什么也没说,”恺撒摊摊手,“那你要问什么?”


        楚子航转过身子,用一双墨色的眼睛盯着恺撒,认真的脸上带着几分疑惑,“怎样算是喜欢一个人……或者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我之前问过芬格尔,但不太能理解他的解释。”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