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封神之刃

第一章 第二节

         

        哈,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这是楚子航坐在这里问他吗?恺撒的大脑迅速转了起来,却在0.01秒后死机了,他不得不怀疑自己引以为傲的听力了。不,他的听力绝对不会欺骗他,出问题的一定是楚子航,对,一定是楚子航头部受重击了,哦,也许是那只龙对他的精神打击挺大的,或者是他的第一情人村雨的离开让他无法接受,恺撒的大脑功能重启之后立刻计算着各种可能。


        “恺撒,”楚子航见恺撒没有反应,说到,“不方便回答就算了,我只是好奇而已。”楚子航忽然想起他们两个似乎没亲密到可以做情感咨询的地步。

    

        “好奇?”恺撒觉得他真应该送这个杀胚去做一下脑补检查,杀胚一定是脑震荡,神经错乱了,不然怎么会突然开窍了,想做情感咨询。

  

        “我只是不想留下知识盲区而已。”楚子航转过头,看向一旁,这句话,姑且算作是在解释什么吧。



         “为什么问我呢?学术性问题不是有一大帮教授吗?”恺撒显然是被楚子航的回答惊讶到了。

    

         “因为你有经验,”楚子航想了想,“教授们也不研究这类问题……除了富山雅史教授,不过他没有你有经验……路明非说在这方面我没有经验,像只蛋,而他是菜鸟所以我没有资格说他,但是你经验丰富,应该算是这类专业的……老鸟,所以问你能得出正确结论的概率比较高。”


          “你这算是在认同我吗?”恺撒挑眉问到。 “可以这么说。” 得到肯定回答的恺撒嘴角不自主地上扬了几分,得到对手的肯定是值得自己开瓶上等的拉菲庆祝一下的事,不管在哪方面。不过他已经自动过滤了那个蠢到爆的比喻,毕竟他的对手承认自己胜过了他,对,他就是要胜过对手,在任何方面。


        “喜欢一个人的话会想和她一直在一起,在我的王座上有她的位置,想和她一起在波涛菲诺的海水里仰望星空,相拥着取暖,在暴风雨中驾车狂奔,和她走遍全世界的美丽的地方,只要她愿意。”恺撒脸上写着王就是要和王妃一起君临天下,接受世界的祝福,在脑海中勾勒出他不久的将来的美好爱情生活。


         “能在具体点吗?”楚子航显然是跟不上意大利人的思维了,即使他是个学霸。


         “简单地说就是每天都会想她,嗯,会想了解她的一切。”不得已,恺撒只能放弃他浪漫又华丽的构想来了句简单粗暴的。不过杀胚好像听懂了,果然杀胚脑回路是条笔直的公路吗。


        “这样啊。”楚子航摩挲了一下手中的碎片,一个影子在楚子航脑中闪过,“一定是每天想吗?”


        “也不一定。”


        “那会同时喜欢不止一个人吗?”


        同时喜欢很多人?杀胚想当情圣吗,果然不正常,恺撒在心中开启吐槽模式,“当然不会,同时喜欢很多人只能说明你谁也不是真的喜欢,难道你有什么喜欢的人,那只雌龙?”“呃,我是说夏弥。”恺撒看楚子航愣了一下,改口到。


         “不是。”楚子航垂下眼。


         “那还有谁,苏茜?”恺撒挑眉,“是个不错的女孩,她也喜欢你。”


        “我知道,也不是。”


        “不会真是路明非吧!守夜人讨论区吵的挺热的。”恺撒显然有点吃惊,“不过也不是不能接受。”


        楚子航白了恺撒一眼,“他是我师弟。”


       “那是谁?”恺撒显然搜遍了大脑的每一个角落,也没再找到合适的人选,不过他今天也够八卦,够奇怪的,“不会是我吧,虽然我知道我足够优秀,优秀到能让任何人爱上我,在伊顿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男人向我表白过。”恺撒左手绕过楚子航肩侧,撑在墙上,将楚子航置于自己的禁锢之下,居高临下地看着楚子航,脸上是几分认真,笑意中还有着些许玩味。


        “抱歉,我还真没考虑过你。”楚子航直视着恺撒冰蓝的眼睛,黑眸里写着真诚。


         恺撒泄气地拿开了手,“真没意思,我就那么没有魅力吗,还以为你至少会脸红一下。和你开玩笑还真是让人没有成就感。”


         “这种玩笑也不适合和我开。”


         “我现在越来越想知道是什么人比我还有魅力,能吸引我们楚大会长的目光。”


        是谁呢,自己也看不清楚,只是这么多年一直住在脑海里赶也赶不走,但总是和阳光一起出现在自己面前,让雨夜也不显得那么冰冷,说不定只是一个自己臆想出来为自己驱走阴霾的存在呢,呵,还真是软弱啊,楚子航。


         “我爸爸。”爸爸是这么多年为一个向自己许以保护的人,是自己每天都会想的人啊。


         Oh!听见了什么,难道真的是自己听力出问题了,还是这儿压根就是尼伯龙根,是幻觉,床上的根本就不是楚子航。不,一定是楚子航脑震荡了。楚子航不近女色居然是因为恋父,恺撒觉得自己受到了很大冲击,需要好好冷静冷静。


        楚子航看见意大利人那像是吞下一只青蛙的表情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楚子航感情经验再少也知道对父亲的喜欢和其他的喜欢是不一样的,果然话少的人都腹黑,楚子航又是个中佼佼者。


        “恺撒?”


        “嗯?哦,我是在想…你确定你听懂了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恺撒觉得他还是有必要在把楚子航送到脑外科之前再确定一下。


        “不是每天都会想的吗。”


        恺撒扶额,一定是龙血比例降低导致杀胚属性降低,才暴露出这么一个,呃,这么一个……楚子航,难道楚子航血统觉醒之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看来他还是不够了解他的对手,这是他的失误,算了,楚子航情商低不和他计较。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教教楚子航什么是爱情,什么是亲情,这样也算是帮助了那些暗恋着楚子航的姑娘们,作为一个贵族绅士,他这样告诉自己,“楚子航,你听着,”恺撒直视楚子航的双眼,认真的像在对喜欢的女孩说“愿意嫁给我吗,永不分离”,“喜欢和喜欢是有区别的。”


         楚子航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认真,带着点罪恶感楚子航也只是毫无恶意的点评了一下,“你这句话有语病,喜欢和喜欢是两个相同的成分,怎么会有区别。”


         哈利路亚,恺撒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夏弥之前抱怨他在摩天轮里给楚子航解释为什么要感动哭一只海龟。“我说的喜欢和你说的不一样,”恺撒觉得他必须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他可是帝王,喜欢一切挑战。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