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封神之刃

3


   “就算你每天都会想你父亲,那也不是爱,oh!不,那可以是爱,但和你要问的不一样,那是亲情,不是爱情,你喜欢你父亲是亲情,和你喜欢其他人是不一样的。你身体里流着你父亲的血,那么你再怎么想他那也只是亲情,明白?”等等,杀胚为什么这么执着于他的父亲,恺撒突然想起自己的种马老爹,不禁打了个寒战。


      楚子航转过头,垂着眼,继续摩挲着那块唯一的碎片,男人留给他的最后的一样东西,“没错,我身体里留着他的血,是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证明,就算全世界都忘记他,只要我还活着,他就还在。”那双黑色的眸子沉了下去,仿佛被铺天盖地的潮水湮没,无法逃离。


    恺撒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楚子航,不由得想去拉住他的手把他拥进怀里,真该死,这会让他看到一些埋在深处的东西,比如那天的教堂。楚子航也有属于他的“教堂”啊,和自己一样,所以自己才这么讨厌他吗,和他对着干,就像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企图否认他的一切却又想要得到他的认同。


      “两个不想干的人因为爱情走到一起,时间久了最后也变成了亲情,因为没有血缘关系就可以忘了他吗。”其实没心没肺的漂亮妈妈忘了那个男人也好,楚子航一直这么觉得,妈妈本来就该是个幸福的女人。


     恺撒好像从楚子航眼里看到了不甘,又好像是低沉的咆哮。爱情到亲情的转化吗,也许自己想找一本自己看不懂的“书”就是不想让自己的爱情在有生之年变质吧,变得像种马老爹和那群老东西那样。


     20岁以前,楚子航的所谓爱情就仅限于每天晚上的一杯热牛奶,男人拥有轻易毁灭其他个体的力量,却又为了女人放弃了一切,低下头,只为搏她一笑,男人很爱女人吧。


      看着楚子航,恺撒突然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他也没爱过什么人,除了他母亲,和一个不能提及的痛。他到现在,所谓的女朋友,诺诺最多也只能算第二个,他很欣赏巫女,他觉得只有巫女才配得上他,也没有谁能比他更配得上巫女,但是现在也没有再去爱上的必要了。所以要他和楚子航解释清楚那些情情爱爱,他宁可拿上狄克推多和楚子航打一场。


     “我觉得你应该找个人试试,我是说谈恋爱什么的。”恺撒觉得自己应该岔开一下话题。


     “我不需要,也没有那个时间。”楚子航握紧了手中的碎片,因用力过大碎片上滑下一丝血痕。


    “如果你的没有时间是指的爆血的话,我想我可以陪你,作为对手总需要站在一起。”恺撒挑眉。


    楚子航猛地抬头,盯着恺撒,“你是在用你的命开玩笑吗?”


    “你能用我为什么不能用,我说过,你是我的对手,唯一的对手,所以不会让你一个人死,在我打败你之前。”恺撒嘴角带着几分挑衅的笑意。


    房间里的空气变了,像是烈焰灼烧般的燥热,又像是玄冰冻结般的寒冷,敌人入侵吗?恺撒立刻放出镰鼬,进入备战状态,掌控着周围一切声音。


    楚子航感受到手中传来的灼烧般的疼痛感,又像要凝结成冰,条件反射地将村雨的碎片扔向窗外,翻身下床,因为伤势的原因体力尚不如普通人,只能强忍着剧痛站在恺撒旁边。


    恺撒顺着看了过去,只见村雨的碎片悬停在了窗前,红光流转,周围燃烧着无声的黑焰,却泛着白色的冷雾,像要焚尽一切,却又像要冻结所有。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