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封神之刃

06    第二章   曾经的S级


        “恺撒·加图索!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楚子航的病房怎么在你探病之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曼斯坦因气急败坏,却不忘强调“在你探病之后”几个字,“你们遇到什么不得了的事了要拆掉房子,还破坏了学校的监控设备,医疗器械!这是严重违反校规的!”当然,这更是要花钱的,维修费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


       “我只是和楚子航同学友善地切磋了一下,他说躺了太久想活动一下,”电话那边传来了恺撒无所谓的声音,好像真是什么友善的同学交流一样,“维修方面的事我已经让手下的人去处理了,校长那边我也已经报告过了,曼斯坦因教授,如果你睡不着的话就去找古德里安教授喝杯茶吧。”


      曼斯坦因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嘟嘟”声。


     “恺撒·加图索!有本事你继续鬼扯,我一定要让校长扣你学分!”曼斯坦因将电话重重一摔,指着电话怒骂,旋即又如果去捡起来,“哎哟,我的钱呐!”


     安珀馆内。


     “安珀馆里的人被我全部撤走了,今晚不会有人在这儿,村雨在这儿会很安全的,放心好了。”恺撒拿来两条湿毛巾,一条递给楚子航,两人擦拭着村雨身上的血渍,“隔壁是你的房间。”


     “谢谢。”


     “想道谢的话就快点把伤养好,然后陪我打一场。”


     “好。”


     “等等,空气流动变了!”恺撒的双手立刻覆上腰间的沙漠之鹰。


     恺撒从一开始就没有放松过戒备!异于常人的听力和实战经验带来的过人判断力让恺撒能提前掌握周围情报。虽说楚子航默认了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孩,但谁能保证她没有问题,所以只有将周围的情况牢牢掌握才能在突发情况下做出最完美的判断。他,恺撒·加图索,绝不允许形势在自己手上失控,特别还是在自己对手面前。


      起风了,夜风带着寒意从落地窗涌入,撩起罗马轩金线刺绣的米色窗帘,在屋内盘旋,像舞动的精灵踩着神秘的节拍汇集到村雨身边跳动着,仿佛古老的祭祀做着新生的祈祷。


     恺撒出声的瞬间楚子航立刻进入备战状态,但两人却同时失了动作。那怪异的风没有混入丝毫杀气!


     空气流动加剧,形成强烈的气旋围绕着村雨,撩起她墨黑柔顺的长发和残破的袖摆,又像要挤进她瘦小的身体般,在她周围流连,最后归于平静。


       恺撒和楚子航看着眼前面容平静的村雨,仿佛看着一个奇迹,村雨身上的伤口在迅速愈合,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就连身上的血渍也像融进了空气一般渐渐变淡,最后消失不见。


       恺撒吹了声口哨,“你对她有什么了解?”


       “没有。”楚子航十分肯定地回答,“村雨是我爸爸的刀,我知道村雨的存在也是在血统觉醒的那天晚上,在此之前爸爸从来没有给我提过。后来我也调查过,但资源有限,除了那把传说中注定会杀死德川家人的妖刀村雨以外,并没有查到任何相关消息,但那把村雨也仅是个传说而已。”


       “你爸爸?”恺撒在今天之前从没听楚子航提起过他的爸爸,甚至在恺撒眼里爸爸这个词就只能让他想起他的种马老爹,不值得纪念。但是什么样的爸爸能让楚杀胚这种冷淡的人念念不忘,他很想知道。


        看着恺撒冰蓝的眸子里带着询问,楚子航沉了沉眼,一如在做每天晚上那段回忆性的日记般,说不清是麻木还是悲伤。


        “爸爸从我记事开始就一直是给别人开车的司机,很少管我也什么都不去争取。”说到爸爸的时候楚子航的眼神像乞力马扎罗之巅融化的冰雪,恺撒发誓,他第一次觉得楚杀胚很温柔。


       “七年前的一个晚上,爸爸接我回家,我们误入了尼泊龙根,我的血统就是在那时觉醒的,我们被死侍群围攻,”楚子航的声音隐隐的哽咽着,却逃不过恺撒的耳朵,“后来……为了让我逃出来,他自己去做了诱饵,斩杀了一批又一批的死侍,我却带着村雨逃跑……把他抛在了身后……”楚子航因伤势而略显消瘦的肩微不可察地颤抖着,“所以,他除了告诉我村雨是把妖刀以外,什么也没有说。”


       “你爸爸是个很帅的男人。”恺撒将左手覆在男孩颤抖的肩上。真想带你去我的教堂,如果你愿意的话。也许这个世界上现在只有你能理解恺撒·古尔薇格了吧,楚子航。终于知道为什么只有你才有资格做我的对手了,另一个我,拒绝弱小的我。


       肩上传来意大利人的温度,一如男人宽大的手掌抚着自己的头一样,让人安心。


       看着男孩渐渐平复,恺撒嘴角微微上扬,“听着,楚子航,我的对手无论何时都是一把锋利的刀,不会输给任何人,但任何一把利刃都需要另一把与之匹敌刀来证明他的存在,所以在打败你之前我不会离开,那么与此相对应的,你要答应我不要输给任何人。”冰蓝色的眸子直视着楚子航墨黑的双瞳,不容拒绝。


         “赢的人是我。”楚子航白了恺撒一眼,拨掉了意大利人的手,关掉房里的灯,转身向隔壁房间走去。


         3分钟后恺撒拿着睡衣走进楚子航的房间,楚子航刚好围着白色浴巾从浴室里出来。楚子航轻轻甩了甩头,湿润的发丝在空中起伏,水珠在柔和的灯光下泛着银光,依依不舍地滑离柔顺的黑发,楚子航低着头,墨色的眸子好像蒙着雾气,更添了几分神秘,细碎的尾发贴在颈间,水珠顺势滑落进锁骨,一路向下,抚过胸肌从人鱼线没进腰下的浴巾。


         恺撒听见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Oh!哈利路亚!这算什么,楚子航出浴图吗?恺撒从没想过他能看到这幅美景。恺撒突然想起开学舞会时,他听见路明非向芬格尔爆料说楚子航其实很风骚,他还清楚的记得路明非说他看到楚子航风骚的侧卧式时可耻地脸红了。看来确实得重新评价自己的对手了,当初为什么说他是中世纪苦行僧的,必须全套资料更新!


        “恺撒,睡衣给我。”看进来的人一直站在门口,楚子航无奈地开口。


        “哦,好。因为没有合适的,今晚就先穿我的,虽然大了点。”恺撒走远的小心思终于被抓回来了。


       “不会大。”楚子航白了恺撒一眼,“你并不比我高多少。”


      意大利人表示这样也能中枪。


      “还有,请你出去,我要换衣服。”


      “都是男人还需要回避吗,你们中国人的思维真是难以理解。”遭受双重打击的恺撒转身出门,一头黑线。


       “从外面把门关上。”


      “嘭”。


       意大利人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东方少年在梦中睡得很甜。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