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三女神的红线

02


        意大利,罗马,郊外古堡客厅。


        恺撒靠在窗边,看着那件挂在榉木上的廉价和服,想着他们在日本下机那天下起的雨,想起了他们打的伞,甚至连象龟那张容易让人误会的脸也清晰得让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但却想不出那件和服有什么价值可以让自己把他挂在这里。


        “没有查到他的身份信息。”帕西推门走进客厅,在月光留下的墙壁阴影里站住。


        “还有加图索家的力量也查不到的人?”恺撒看向阴影中异色瞳孔的年轻人。


         “不能排除人为消除信息的可能,目前只能通过信息渠道调查,不能全世界派人去查。如果是信息流里的数据那是有可能被抹得毫无痕迹的,诺玛,加图索家,还有欧洲的其他混血种势力都是有这个能力做到的。或者说……他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海蓝色的单眸沉了一下。


         “不存在于这个世界?”恺撒饶有兴趣地回想着遇到那个男孩时的画面,“你的意思是他是个龙类?”


         “是,这是目前最有可能的情况。他手中的‘蜘蛛切’、‘童子切’日本分部那边的消息说在和白王的一战中就遗失了,而且龙类在未真正觉醒时都是人类形态。只是血统检测显示,他的龙血比例并不高,所以他的存在很可疑。”


        “可疑,”恺撒嘴边划过一丝意义不明的笑意,“就我看到的情况也确实是这样。”


         恺撒走到帕西身前,轻轻拨开了帕西额前的金发,“第一眼看到他的眼睛,就是这样迷人的金色,对,是黄金瞳,代表龙类的黄金瞳,而且他表现出了异常的自愈能力,如果不是爆血时的龙化状态,那就只有真正的龙类能做到,一只会隐藏自己血统的龙类,就像大地与山之王。”


         恺撒将手拿开,“但是,我不相信他是个龙类。继续调查,一个人只要存在过总会留下痕迹的。”


         恺撒转身离开。


         “能问一下为什么相信他吗?”帕西看着少爷肩部宽阔的背影。


          “因为感觉。”


          大门在恺撒身后关上。


          “少爷果然还是少爷,相信的东西谁也无法让他动摇。”帕西垂下了头,碎发掩住了嘴角似有若无的笑意。


         清冷的月光打在和服上,刺骨的夜风撩动着袖摆。


         “醒了?”恺撒推开卧室门,看着墙角缩成一团的黑影,“我有问题要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黑影突然起身扑了过来,恺撒立刻摸向衣摆下的沙漠之鹰,却没有感觉到应有的杀气。恺撒失了动作,他不想伤了那个男孩,没有为什么,只是不想。


         男孩紧紧地抱住了恺撒,恺撒感觉到有什么带着微凉却软软的东西在自己脸上蹭着。恺撒打开了房间里的灯……男孩正赤裸着身子抱着自己。恺撒有点想捂脸,他一时还不能接受自己被赤身裸体的男人抱着这一事实。


          “爸爸!”刚想推开身上这个男孩,便听到了这两个过于嘶哑的音节。


          “别和我开玩笑了,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儿子。”恺撒揽住男孩的腰想将他推开,却没能成功。不过意外地发现男孩看上去腹肌精致,腰却格外纤细柔滑,手感还挺好……恺撒暗自唾弃了一下自己不该有的想法。

  

         “爸爸!”


         “爸爸!”


         男孩不停地叫着,还蹦着蹦着恺撒的侧脸,确实挺像个小孩的。


          “先不说这个。”恺撒叹了口气,不打算挣扎了,“告诉我,你是谁。”


          君王的眼神是不容反抗的神旨。


           “爸爸!”男孩一用力,将恺撒扑倒在地,傻傻的笑得很开心。


           “你是只会这个单词吗?”恺撒无力地扶额,“你能听懂中文吗?还是说你只会日语或者韩语……该死!你用象龟的刀我就应该想到你是日本人啊。你长得还挺像他的,至少头发都是黑色的,不过象龟比你更像女人。”


          恺撒将男孩扶开,两个人就这么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地坐在特别定制的毛绒地毯上,“能听懂中文就点头,能听懂日文就摇头,都听不懂就什么也别做了,反正也听不懂……别再叫‘爸爸’了,我叫恺撒。”恺撒又用日语重复了一遍,至于韩语,恺撒也不会。



         男孩愣愣地看着恺撒,恺撒这才注意到初见时的黄金瞳已黑得像此时窗外的夜色,纯粹而静谧,却泛着点点银光。男孩低下头用手背擦着眼角,点了点头。


        恺撒突然觉得心脏被捏了一下,好像做错了什么,也许这个男孩的感情或者智力就和正真的小孩一样,尽管他看上去已经和自己当初从伊顿毕业时差不多大了。


        “好吧,想叫‘爸爸’就叫吧。”一个真正的贵族是愿意为了一切美的事物在适当的地方妥协的,这也是一种美学。何况自己为什么要和一个小孩计较呢,毕竟以后也会有人这样叫自己,先熟悉一下也不错。


        男孩欣喜地看着恺撒,扑过去搂住了他的脖子。


        “别这样,如果你是个女人我倒不介意,但你好歹是个纯爷们儿,我有点接受不了。哦不,是个女人也不行,我是个有未婚妻的人,虽然已经快一年没见过她了。”恺撒握着男孩的肩将他推开,一双冰蓝色的眼睛望进男孩夜色的瞳孔中,“不管你怎么叫我,都要记住,我叫恺撒,将成为王的男人。”



        男孩微微歪着头看着恺撒,眨了眨眼,如菲诺港初升的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在那张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脸上绽开,如初见时一样,像个误入凡尘的天使,让人看得着迷,男人也不例外。


        “爸爸!”


        “我想你需要的不是爸爸,是个医生。”恺撒嘴角有些抽搐,伸手在男孩柔软的黑发上揉了揉,“儿子……”

第一次得到正面回应的男孩高兴地蹭了一下头上那只温暖的手。


         痒痒的,撩着心里某个柔软的地方。


          “先去洗澡,明天跟我去一个地方好吗?”


         男孩点点头,好像还挺期待的样子。


         “会自己洗吗?”


          男孩愣了一下,皱着眉,慢慢低下了头。


          “除了这身高,还真是什么地方都像个小孩,”恺撒叹了口气,“不用担心,我找人来给你洗,还有,我更喜欢看你笑。”


         男孩很不情愿地摇着头。


         “又想自己洗了吗?”我们的恺撒少爷可从来没带过小孩,还是这么大只的,真是理解不了小孩的反复无常。


         男孩依旧摇头,望着恺撒海水般湛蓝的眸子,好像期待着什么。


          “不会是想让我给你洗吧?”恺撒一惊。


          男孩高兴地点头,又搂住了恺撒的脖子,好像在为了脑电波终于接上而开心,“爸爸!”


          恺撒有点无语了,向后捋了一下自己灿金的头发。难道是自己小时候做得太过分,现在遭报应了?不,不可能,一点也不过分,更过分的还没做过呢。


          “好。”恺撒第二次叹气,“我帮你洗,但就这一次,学会了以后就自己洗。”所以才讨厌小孩子,什么都不会,只会哭,哦,他好像也不好哭,这点还挺可爱的。不过还真想不出来这张脸哭起来会是什么效果。


          恺撒顺着男孩抱着自己的姿势将男孩扶了起来,拿上睡衣将男孩带进了浴室。


          热水、玫瑰花瓣、浴盐,洗浴用具一切准备就绪。


          “先进去泡着。”恺撒示意男孩进浴池,男孩倒是很听话,不吵也不闹,头上顶着一块叠得整整齐齐的白毛巾,乖乖地跨进了漂满了花瓣的浴池里。


          “衣服放在这儿了,泡好了就换上,嗯,泡半个小时就行,懂了吗?”恺撒揉了揉男孩的头发。


           男孩点了点头。


          “那我在房间里等你。”


         男孩点着头滑进水里。直到恺撒关上了浴室门,男孩才挑过头,望着浴室门的方向。


         “做好准备,我明天要看到家族最好的脑部神经专家,还有发音学的,把家族最擅长催眠的人也找来。”恺撒挂了电话,端着手里的拉菲靠在窗边,看着从浴室门边逃出的微弱的光,风妖带回了门里规律的节奏。


         一个半小时后。


         恺撒看了一下手腕上的玫瑰金,“没有时间概念吗?”


         “好了吗?”恺撒敲了一下门,然后推门进去,男孩已经趴在浴池边上睡着了,原本乖乖地趴在头上的毛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溜到了地上。


          “啧,我为什么要对一个男人这么好,诺诺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恺撒抓了一下他的金发,看着男孩轻颤的睫毛,突然觉得要喷发的富士山也渐渐安静了。

恺撒将男孩放在卧室的毛绒地毯上,让他靠着自己,用浴巾擦干之后换上睡衣再把人塞进被子里。期间恺撒揉到男孩的头,男孩在他胸前蹭了两次,戳到男孩的腰,男孩挣扎了三次,再往下……再往下当然什么也没有啦!


          看着男孩安静的睡脸,恺撒不禁想象着自己以后真有孩子了会是什么样……Oh,真是不该去想,真想一巴掌抽死他,小孩果然很讨厌,还是这个大小孩可爱,不会哭。恺撒小心地用手指戳了一下男孩的脸,软软的,还挺有弹性。


            男孩皱了眉,攥住了恺撒的手指,“爸爸。”好像做噩梦了,也许见到自己真正的爸爸了吧,恺撒想着,揉了揉男孩的头发,“我在这儿。”


            听着渐渐平缓的呼吸,恺撒小心地抽出手指为男孩掖好被角,出了房间。


————————————————————————————


恺楚成功点亮新技能,恺撒奶爸模式全开,子航转型撒娇卖萌乖宝宝= ̄ω ̄=


评论(1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