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三女神的红线

  03

         深冬的罗马伴随着雨季,冰冷的雨水俯冲向大地,像急于回家的孩子一般热切,又像视死如归的战士一般决绝。

         素白的房间除了一扇合金门以外没有开一扇窗,只有吸音涂料留下的凹凸做装饰,任外面的暴雨如何肆虐都和这个位于基地内部的房间没有一点关系。暖色的灯光充斥着整个房间,在房间中央坐着的那个略显柔弱的东方男孩身上打出柔和的阴影,男孩闭着眼,像是睡着了一般,一个一身白色实验服的男人慢慢蹲下,注视着男孩安静的脸,旁边站着一个金发的意大利人,风妖来回于男孩和主人之间。

         “可以开始了。”

         “是,少爷。”

        古老的语言从男子口中接连流出,像幻化成了无形的锁链将男孩束缚。

        “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男孩微微动着唇,男子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水,他说海水。”恺撒的视线没有离开男孩的脸,“根据他声带的振动和唇形判断的,我来翻译,你继续。”

        这名身穿实验服的男子在意大利分部的地位相当于富山雅史之于卡赛尔学院,他擅长催眠和洗脑,某方面来说也算是意大利分部不可或缺的人才。

       “你在海水里看到了什么。”言灵继续向男孩精神深处侵袭。

        男孩的嘴唇依旧几近无声地开合着。

       “看不清楚……”

       “再仔细看看,靠近一点,仔细看。”

        “船……一条小船。”

       “船上有什么,看看船上的东西。”

       “白色……穿着白袍的人。”

        “看看那人长什么样。”

       “等等!”恺撒突然叫停。

       男孩猛的从椅子上挣扎着站起,双眼微启,眼底金光流转,龙威瞬间释放,像死神般扼住了催眠师的咽喉,男孩微微躬着身子,仿佛下一秒就要暴起。

      “快,撤掉你的言灵!”恺撒旋即闪身到男孩后方,牵制住男孩的双手。

        催眠师猛然从龙威中挣脱,一个响指,言灵解除,催眠结束,但他的双腿还在不自主地颤动着。男孩眼底的金光退去,软软地倒在了恺撒怀里。

        “金色的眼睛”,这是恺撒看见男孩“说”的最后一句话,“黄金瞳吗,格陵兰海的黄金瞳,看来你身上果然有很多有趣的事。”恺撒想着,顺了顺男孩男孩柔软的头发。

       恺撒抱着男孩走出催眠室,已经有两位专家等在门口了。

        “经过检查他的脑部结构完整,只是……嗯,还有些小缺陷,应该是某种强烈刺激造成的失忆和智力退化,恢复所需时间和几率不能确定,要看他的自我修复能力和有没有合理的刺激。”这个年轻的专家束着一头棕发,将装着检查结果的文件在恺撒面前晃了晃,嬉皮笑脸的。

       “他的声带有灼烧的痕迹,影响了他的正常发声,另外可能他脑部的S区受到了刺激,造成了失语症,如果伤势恢复了,多教教,说话不是问题。”戴着眼镜的高个专家说。

        “身体持续高温能对他的脑部造成多大伤害?”恺撒大步向前走着,两个专家紧跟在他身后。

      “Oh,这得看多高的温度了,你要知道,高烧都能导致脑膜炎。”棕发年轻人耸耸肩。

       “脑膜炎?”从小连感冒都没遇到过的恺撒表示还真没听说过。

      “就是会让人智商降低的那种,这么漂亮的人变傻了还真可惜。”棕毛看着恺撒怀里的男孩。

     “好吧,当我没问。”恺撒对他这个专家有些无语,看了一眼怀里的男孩,“但他身上的伤很快都自愈了。”

     “那只是外伤,内部伤害恢复都比较慢,他还有一些内伤没好,需要好好调理,我们只能通过治疗手段帮助他恢复,但最终还是得看他自己。但是他目前的血统检测并不高,要自我修复可能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戴眼镜的高个扶了一下自己的金框眼镜。

        “那他的伤势和他叫我爸爸有什么直接关系?”

        “如果他真不是你儿子的话,那有两种可能,”棕毛一脸神秘地看着恺撒,“要么是你有什么地方像他爸爸,要么是他已经傻到一种境界了,就是那种刚从蛋里孵出来的小鸡会把它第一眼看见的活物当妈妈。”

        “那他怎么不叫我妈妈。”恺撒有些好笑。

        “哦!原来你更喜欢他叫你妈妈,真没想到我们的大少爷还有这种癖好,我得好好研究研究。”棕毛一手握拳捶掌,好像发现了新大陆。

         “那我宁愿是第一种。”恺撒白了一眼一脸傻逼样的棕毛,“好了,我知道了,总之现在就是需要时间对吧。”

       “对对,还要多教教他,这样好的快些。”棕毛笑嘻嘻地凑到恺撒身边,伸手想戳男孩的脸。

       “我会的。”恺撒瞪了棕毛一眼。

       棕毛只能讪讪地收回了手,“小气,摸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摸你的姑娘去。”

      “少爷,有新的发现。”帕西迎面赶过来。

       “辛苦你们了,回去做你们的工作吧。”恺撒挑头对身旁的两个人说。

       “是是,要记得多教教他哦。”棕毛双手抱在脑后,大摇大摆地和高个一起离开。

       “说吧。”恺撒抱着男孩继续向前走。

       “我们找到了那个时间段在格陵兰海域出没过的‘YAMAL号’的残骸,学院一直在注意那艘船的动向,那艘船一直在格陵兰海附近巡航,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船长曾经是希特勒的手下。”帕西跟上恺撒。

        “找龙类?”

        “院方是这样怀疑的,毕竟之前格陵兰海对学院来说是个重点关注地。船上没有幸存者,这是找到的唯一一段能用的船上录音的复制品和船体图片,录音中的一个人应该是学院的人,但是没有查到学院对这次行动或这个人的任何记录。”

        基地外张狂的雷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远了,一辆银色的阿尔法罗密欧停在前面。恺撒将男孩放进副驾驶座,接过帕西手中的文件袋转身跨进驾驶座,“调查一下学院在格陵兰海采取过的一切行动。”

        “是。”帕西看向副驾驶座上那个熟睡的男孩,“我能问一下他的情况吗?”

        “他不会让我失望的。”恺撒伸手拨了拨男孩稍显凌乱的黑发。

        久违地,少爷脸上扬起了还在学院时帕西才见过的笑容,只是当时少爷是为了什么人而笑的呢,陈小姐吗?不太清楚。

         银色猛兽咆哮起来,车轮高速旋转掀起逆风。

         “文件袋里还有收集到的有可能和他有关的其他信息。”帕西向着加速的阿尔法罗密欧微微躬身。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