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封神之刃

08


         房门开了,女孩站在落地窗前,望着那仿佛是隐匿在云垒之后的月亮,轻风拂动她柔长的墨发,挑逗着新换上的振袖,银制烛台上,白烛跃动着浅白的火光,将女孩娇小的身影拉得修长。


        “醒了?”楚子航淡淡得开口,黄金瞳中却掠过一丝惊喜。


        “子航!”女孩闻声转过头,向楚子航扑过去,紧紧攥住了楚子航的衣袖,“子航果然还是相信我的!”女孩依着那个姿势不安分地蹦哒着。


         这让楚子航眼角有些抽搐,无疑是找到了那些家中的记忆,如果她再高些的话,那她就是在楚子航脸上猛亲,他也不会惊讶的。


        “衣服挺合身的。”恺撒走了过来,看着那个一直拉着楚子航不肯放的自称村雨的女孩。


        楚子航望向恺撒,仿佛投来了求助的目光。


        作为对手,恺撒当然知道楚子航是有弱点的,就像他的绩点一样,楚子航不善交际!男人他都不一定能应付好,更别说女人,还是这么……这么热情的女孩。哦,恺撒可不认为他的绩点是不光荣的事,所以恺撒觉得他有必要解救一下他的对手。


        “美丽的小姐,楼下正在举行舞会,请允许我邀请你下楼跳支舞。”恺撒上前欠身致礼,向村雨伸出右手,如希腊雕塑般俊美的脸上是一个优雅到极致的笑容,足以让所有见过的女人甚至男人都陶醉其中。


         “啧啧,你不知道日本古人不吃这一套吗。不用这么委婉的想支开我,你们的小心思我能不知道吗。”女孩皱了皱眉,终是松开了手,理了理袖摆,抬起头,一双暗红色的眼望向恺撒,透着几分坏笑之意,像是计划着什么,“我可是子航的村雨啊,不会为难他的。不过,这身衣服我挺满意的,看在它的份上我会对你好的。”说完村雨对恺撒眨了一下左眼,那份笑意更盛了,却让人无从讨厌起这种蔫儿坏的感觉。


        恺撒回以一个耀眼的微笑,仿佛融雪的阳光,“很高兴你能喜欢。”


        楚子航思考着他未来的日子会不会好过,如果这个自称村雨的女孩真的是村雨的话,那他不会比漂亮阿姨团好对付,甚至不会比他的漂亮妈妈让人省心,这不是说楚子航对这个女孩有多了解,也许只是种感觉,因为长期处在二货中间罢了。


        恺撒看见楚子航面瘫的脸难得有了一丝松动,禁不住扬起了嘴角,看来杀胚真的遇到“麻烦”了。


         “嗯,夜深人静,是个适合讲故事的好时间。”村雨看了一眼表情各异的两个人,“要听故事吗,很长的故事,关于村雨……和子航爸爸的故事。”


         “嗯!”黄金瞳微缩,浓密细长有点不乖巧地向上翘着的睫毛轻颤了一下,其实早就想多了解一点关于那个男人的事……关于爸爸的事了吧。但男人却像风一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让楚子航无从知道。


         “需要我回避吗?”恺撒问道,丝毫没落下他贵族的微笑。


         “我希望你也听听,就当是了解一下异国文化,说不定以后就用到了呢。”村雨蹦到桌前坐下映着烛光的瞳孔泛着赤红,“都坐下再说吧。”


         恺撒和楚子航跟着坐下。


        看着桌上的三份甜点,楚子航有点惊讶,这也太眼熟了吧。


        “别看了子航,这就是从你房里拿过来的。”村雨半眯着眼盯着楚子航,楚子航默默地将头扭向一边。


       恺撒心说,刚才还奇怪一向不喜欢和自己待在一起的楚子航怎么没立刻回宿舍,原来是为了这些东西才决定明天再走的吗。


       他村雨将抹茶慕斯放到楚子航面前,牛奶布丁递给恺撒,自己端着提拉米苏。


       “先说说那把刀吧,”村雨舀出一小块蛋糕吞下,“子航,把那块碎片给我。”


        楚子航将随身携带的那块碎片递给村雨。


         村雨接过那块碎片,用碎片轻轻地在手指上滑了一下,殷红的血液滴落在碎片上,像开出了一朵深红的玫瑰。血色却慢慢消失,碎片却泛起了微弱的红色流光。


        “什么声音?”比起颜色,恺撒更先对声音做出反应。


        碎片像是渴血的怪物发出仿若来自地狱深处的恶鬼才有的桀桀之声,只是声音太微弱,没有超常的听力无法发觉。


        “应该是刀太兴奋了,毕竟好久没进食了。”村雨盯着被放在桌上的碎片。


         “碎片……在生长!”楚子航看着这把和自己在一起这么多年的刀的残片,自己却对它一切都不了解,爸爸也好,这把刀也好。


         红色的流光在碎片上扩大,碎片上的炼金物质像是觉醒的野兽般疯狂地向外扩张,但最后还是继续沉睡了。


         “嗯,我现在的血统也就这个程度了把,离它重新复活路还很长啊。”村雨两手托腮,皱着眉,“这把刀平时很乖的,因为对血液的需求处于饱和状态,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过它一旦受到伤害就会有嗜血冲动,这也是它被称为妖刀的原因,那个千人斩的传说。这次毁得这么严重,要恢复还需要很多的血。”


          “抱歉。”楚子航拿着勺子的手沉了一下,黄金瞳埋进了额前细碎的黑发。


          村雨舀了一块蛋糕送进嘴里,“如果是因为没有保护好你爸爸的东西而道歉,那没必要的,他只会说不愧是我的儿子,有老爹我当年的英姿,如果是其他原因,那更没必要了,它是你的东西。”


          “嗯。”楚子航看着与蛋糕战斗的村雨,一如既往的面瘫脸却柔和了几分。那个雨夜之后,楚子航知道对自己许以保护的男人离开了自己,可这个自称村雨女孩却能让自己觉得那个男人还在。


          “只有你的血才能让它恢复吗?”恺撒用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人。


          “不是啊,虽然它很挑食,但谁的血都可以,只要血统够高就能行,不同的血统纯度对它的恢复作用不一样而已。就像一个龙王的一滴血可以抵过成千上万的死侍的血。”


         恺撒和楚子航对视了一眼。


         “喂喂,你们两个可别想乱来啊!”村雨看着这两个眉目传情的家伙,急了起来,“特别是你啊,子航,别想偷偷喂它,要是它对你的血上瘾了就不好了,它一旦对某类血上瘾就会很执着的,而且对血统的要求也会因为上一次吸的血而越来越高。第一次是死侍的血,当时它只是受了轻伤,就屠了快一座城的死侍。至于最后一次……我记得好像被它吸到了龙血,所以这次要让它恢复从血的质和量来说都是和大问题,呵呵呵呵,所以我们还是就让它这样吧,这样挺安全的,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遇到龙王,我们去借点血它就可以恢复了。”村雨笑得有些尴尬。


        恺撒扶额,楚子航那么靠谱的一个对手,他身边的人怎么都是这样的。


        “所以子航,你可千万不要乱来!”村雨望着楚子航,一脸认真。


        “……哦,嗯。”楚子航点头,伸手想拿回碎片。


        村雨抢先把碎片拿了起来,皱着眉盯着楚子航,“它还是先放在我这儿吧。”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