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封神之刃 番外之狄村遇上双切

封神之刃番外小剧场之当狄村遇上双切


这是一篇发生在情人节的吐槽文,吐一下温习《龙族》后的槽,慎入慎入慎入!有曲解原文之嫌,小心被带歪(doge)


———————————————————————


狄克推多:身高151的金色短发(发型参考小说绘插图恺撒)正太~服装参考恺撒小时候的设定?


村雨:身高145的黑发齐腰的振袖和服萝莉?形象参考前文~


蜘蛛切:身高180的身材纤细的红色过肩中长发,额发完全遮住眼睛的带有变态气息的某种程度算是个帅哥?


童子切:身高185的身着类似武士装的带刀红绳黑发的帅哥?


———————————————————————


情人节  楚子航宿舍   


狄村抬头望着进门的双切。


狄克推多(左手抬着下颚撑在桌上):两位大叔真有闲心到这儿来~


蜘蛛切(笑):嘻嘻嘻嘻……是一位大叔和一位哥哥。


双切进门席地盘腿坐在狄克推多和村雨对面。


村雨(合上书):好像没什么区别吧,还没说你们来干什么呢。


蜘蛛切(以袖掩嘴,笑):嘻嘻嘻嘻,过节来看看你们和子航但那。


村雨(半眯眼斜撇):嘿额~真重情义啊,漂洋过海的就为了来看我们,先替子航谢过两位大叔。


童子切(忙摆手):不要听他乱说,今天不是西洋异绑的情人节吗,如今的日本也很流行,所以今天稚生主公去陪稚女殿下了,在下和蜘蛛切又无事可做所以就想来找你们叙叙旧。


狄克推多(右手指缠着村雨的一缕头发玩):嘿额~那两兄弟还挺有情调的嘛~


蜘蛛切(盯着村雨手中的书):在看什么?


村雨(将书递给蜘蛛切):某个世界的一个叫江南的人类写的小说《龙族lV》。


童子切(惊讶):两位殿下还真是博学,这么深奥的文字也能看懂。


蜘蛛切(对童子切嫌弃一撇):啧啧啧啧,我们也看过,是日语版的,讲屠龙的那部。


童子切(愤然牌桌):就是把稚生主公和稚女殿下写死了的那个小说?!


狄克推多,村雨,蜘蛛切(点头):就是它!


童子切(拔刀):请告诉在下那个叫江南的人类在哪,待在下去与他一战!


村雨,蜘蛛切:……


狄克推多(用村雨的发尾扫自己的脸,瞥了童子切一眼):没用的,他不在我们的世界,而且他也只能在小说中写死他们,他们在这个世界又不会真的死掉,你吐槽一下那本书就可以了。


童子切(收刀坐下):狄克推多殿下说的对,那吐槽是什么?


村雨从狄克推多手中解下头发,狄克推多走到村雨身后为她梳理头发。


蜘蛛切(叹息摇头):早就叫你多接触这个世界,吐槽就是……是指出你对那部书看不顺眼的地方,就是槽点。


童子切(恍然大悟):槽点太多了!


狄克推多(伏在村雨耳边,低声说):今天情人节,给我的巧克力呢?


村雨(弹一下狄克推多的前额):想吃找你的恺撒去。


童子切兴奋吐槽中,蜘蛛切趴在桌上转杯子。


狄克推多(搂住村雨脖子):嘿额,人类不是说要女朋友送的才行吗~


村雨(半月眼全开):什么!女朋友送的,难道我的防线崩溃了?不可能啊,我可一直盯着子航呢,没给任何女人送他巧克力的机会,昨天在他抽屉里看到的巧克力哪儿来的?


狄克推多:恺撒送的?


蜘蛛切:嘻嘻嘻嘻,子航但那自己想吃就买了?


童子切:子航殿下准备送给别人?


村雨(以振袖掩嘴,深思状):还是恺撒送的好了。


四刀均喝了一口茶。


童子切:主公他们看过那部小说吗?


狄克推多:这是我们的内部资源,他们看不了。


村雨:只有我们炼金刀剑能看。


童子切:原来如此!


蜘蛛切(趴在桌上):呐呐呐呐,好无聊,我们一起来吐槽~


狄克推多:建议不错!


村雨(激动状):‘你枕着我的胳膊,我枕着你的大腿’就不正常!明明体位怎么摆都只能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嘛!


众刀点头。


狄克推多(半月眼):现在一看到恺撒我就会想起古希腊及其雕塑。


村雨(半月眼):还有Mint。


蜘蛛切(半月眼):还有高希霸雪茄。


童子切(半月眼):还有风骚。


众刀喝了一口茶。


蜘蛛切:嘻嘻嘻嘻,为什么子航但那对女人没有兴趣?


童子切:为父报仇!


村雨:美娘妈妈和漂亮阿姨团颜值太高,从小就审美疲劳了,看女人还不如他自己去照镜子直接。


狄克推多:他对男人感兴趣?


众刀看向狄克推多。


狄克推多(耸肩):当我什么也没说。


童子切:那书上为什么写子航殿下对那个叫夏弥的耶梦加得感兴趣?


蜘蛛切:嘻嘻嘻嘻,那不是女人,是雌龙……来自雌龙的色诱。


村雨:生活在自己种群边缘的同病相怜?


狄克推多(喝茶):龙王或多或少都会点催眠的~


众刀看向狄克推多:有道理!


村雨:恺撒什么时候学会河南口音的?


童子切:带地方口音演讲观众不会笑场吗?


蜘蛛切:加图索家族不是一切都要求最好吗?


狄克推多(捂肚笑):也就会那几句了,为了找那个河南口音的林凤隆,还是现学现卖!


众刀笑。


狄克推多:源稚生为什么是想去哪个海滩买防晒油来着?


村雨:天体海滩。


童子切:在法国。


蜘蛛切:嘻嘻嘻嘻,那是个奔放的地方,男人的天堂。


童子切:?


狄村半月眼盯向蜘蛛切。


蜘蛛切:在玩具店的时候,恺撒但那为什么老是想插入稚生但那和子航但那的对话?


童子切:强调他的组长地位!


村雨:不想在外交上输给子航。


狄克推多:吃醋了?


众刀:!


童子切:子航殿下作为中国人为什么想去千鸟之渊看樱花?


蜘蛛切:趁机一把君焰烧掉靖国神社!


村雨:子航挺喜欢樱花的~


狄克推多:有人类说恺撒花语是樱花。


众刀喝茶。


童子切(真诚脸):不过恺撒殿下他们在极渊录遗书那段还真把在下感动了,不过为什么恺撒殿下不把遗书留给他父亲?


狄克推多(耸肩):恺撒和他家族的长辈向来不和,外面就只有留给他未婚妻这一个选择了啊。如果那次是和他未婚妻两个人一起下潜,遗书估计就得变成这样‘亲爱的对手先生,当你收到这段录音的时候,我得先恭喜你,我们的比赛之一你赢了,你比我活的长,但是其他比赛你永远也没有机会赢我了。我现在正在前往一个极渊的路上,这是我留给你的算是最后的挑战吧,如果你收到这段录音,说明我任务失败了,你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个的任务专员,所以希望你不要被我看不起的家伙打败。’什么的。


村雨(喝茶):子航连遗体都不会想运回去吧,运回去得哭死他妈妈,有没有遗书都是一个效果了。


童子切:那怎么办?


村雨:让诺玛模仿他的语气定期给他妈妈发邮件啊,反正他自己写的邮件也挺格式化的。就说他分配了一个世界联防的工作,那个部队由联合国安理会直接管理,他们都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不能和家人见面,随时都会有人监视他们的行踪,只能退役以后回家见她了。大概就像这种欺诈邮件吧,反正他平时自己发的性质也和这种差不了多少。过个二三十年他妈妈习惯了没有他的日子,也就容易接受些啊。


众刀看向村雨:咦~


村雨(伪咳):哼哼,路明非也可以给用他万能的爱疯给他的魔鬼弟弟发短信嘛,‘哈哈,爷最后的二分之一再也不用给你了,发展你的新客户去吧!’或者让芬格尔在他的学籍被注销之前把他的学生卡刷爆。


童子切:还有二分之一那为什么还要觉得自己会死?


众刀:!


蜘蛛切:嘻嘻嘻嘻,子航但那对牛郎之术的分析够学术!


村雨(喝茶):够学术。


童子切(喝茶):够学术。


狄克推多(打哈欠):强S属性的小菊花。


众刀打冷颤。


童子切(拔刀):他为什么写死稚生主公和稚女殿下!


蜘蛛切按住童子切的刀。


村雨(晃袖摆):剧情需要?


狄克推多(单手托腮):反正他们在这儿又没死,就当促进兄弟感情好了~


蜘蛛切:为什么子航但那对上奥丁那么强的对手还在想着帮他师弟爆婚车车轴的事?


童子切:子航殿下重情义。


村雨(转茶杯):给明妃刷存在感。


狄克推多(手指缠上村雨的发尾):新郎归我新娘归你?


众刀:真相了!


狄克推多:路明非怎么不来找恺撒问楚子航的是呢?


童子切:太远了?


蜘蛛切:加图索家戒备森严?


村雨:恺撒被强行避开了?


众刀: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童子切:校长为什么让路明非去找恺撒殿下的未婚妻?


蜘蛛切:嘻嘻嘻嘻……


村雨:为了引发剧情?


狄克推多:昂热站路诺……


众刀恍然大悟。


童子切:那子航殿下的父亲卤天骄喜欢吃的那个卤大肠是什么?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物!


村雨(怒拍桌):什么卤天骄,还人送外号骄大肠呢!子航他爹当然和他一样姓楚啊,楚天骄!


蜘蛛切趴桌笑,狄克推多给村雨顺毛。


童子切(拔刀):竟然弄错了子航殿下父亲的名讳!让我以死谢罪!


蜘蛛切(按住童子切):嘻嘻嘻嘻,他为什么喜欢吃啊?


村雨:哼,怎么可能单纯的喜欢。


狄克推多:难道是为了更有男人味,好追楚小航的妈妈?


村雨:你会喜欢一个满嘴卤大肠味的男人?算了你不是日本刀,给你科普一下好了,子航他爹和恺撒一样喜欢抽男人烟,他要伪装成没钱的穷司机,总不能让别人发现他抽极品烟吧,所以要用其他味道掩盖烟味,气味可是日本忍者追踪目标的一大线索,这点本事都没有他还怎么混啊,顺便一提,恺撒和子航就是因为烟味在稚生小鬼面前暴露身份的,他俩还太嫩了点。


狄克推多(戳村雨脸):那俩日本刀不是也不知道吗。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来自日本的猎刀了。


双切:……


村雨(把狄克推多的手拂开):这里只有你穿的不是日本款。


狄克推多(看着身上的衣服):嘿额?!衣服是恺撒昨天才给我定制的!


众刀:……


村雨(手指敲桌):为什么村雨要被别人用,还腾起黑焰,我是月读又不是天照,怎么放阳炎,那奇葩的外形是什么,一点也没有美感!


狄克推多(给村雨顺毛):别激动,我是天照也不能腾起黑焰。


蜘蛛切:嘻嘻嘻嘻,火影乱入。


童子切:?


——————————————————————


     “师兄,你房里好强的妖气!”路明非从礼物盒中扭过脑袋看向楚子航的宿舍门。


     楚子航想起了村雨说今天要和狄克推多在这边看书,“呆子,我屋里什么也没有。”


     “诶诶!师兄你骂我干什么,今天过节诶!”路明非一脸愤然,“好歹我还帮你搬这么多巧克力!”


     “八戒,那是对你的爱称。”芬格尔嘴里嚼着巧克力,手上抱着礼物盒挡住了他全部的视线。


    “废柴师兄,说好的今天与君共勉呢,你居然占我便宜!”路明非一脚踹向芬格尔,被巧妙得闪开了。


    短信铃声响起。发件人:恺撒;内容:到后山来。


    “我还有点事,东西你们拿着吧。”楚子航转身离开宿舍。


“白瞎了那些女孩子的一片心意。”路明非感叹到。


“反正都要分解成水和二氧化碳,喂谁肚子里不是一样吗。”芬格尔用手肘捅了路明非一下,“走,打道回房。


——————————————————————


狄克推多一只手托着下巴,看着村雨,“昨天听恺撒说他今天要和楚子航去后山,想不想去看看。”


“这是开窍了吗!”村雨来了兴趣,“这必须得去啊。”


“两位大叔去后山吗?”狄克推多看向双切。


“在下和蜘蛛切就不去了,是时候回去了,不然稚生主公会回来会担心的。”童子切回答到。


“那我们先走了。”狄克推多拉上村雨向后山奔去。


——————————————————————


后山是个神奇的地方(猥琐脸)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