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三女神的红线

05

“撒……起床……该起床了。”

“别闹……”好像有什么模糊的声音在叫自己,帕西什么时候这么没规律了,敢来打扰自己睡觉……呼吸困难,真难受,恺撒企图翻个身,换个姿势继续睡,但没能成功。

“起床了。”

又是这个声音,听着真舒服,能不能换句话,换成“快睡吧”,这样一定马上能睡着。

“再不起来……就惩罚。”

好听的声音突然变得严肃又冷漠,脸上传来丝丝痛感。

恺撒勉强撑开了他那双睡意尚浓的眼睛,微启的冰蓝色眸子仿佛晨雾缭绕的菲诺港,充盈着神秘而诱惑的蓝,是摇曳着危险的蓝。

暖黄的阳光打在面前的人身上,晕出淡淡的光影,就像天使坐在你面前。

“再不起,立刻执行惩罚。”

天使冷酷地说出了恶魔的台词!

“子航?!”恺撒终于看清了面前的天使。

子航早已经穿戴整齐,一件白色连帽衫,一条水洗蓝牛仔裤,光着脚跨坐在恺撒身上,抱着双手,表情严肃……但还是像个大小孩。

恺撒看了一眼时间,无奈地用手挠乱了自己漂亮的金发,“子航,现在还早,离我的起床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再睡会儿,一起睡?”

说着,恺撒一把抓住子航的手,想将子航拉到旁边睡下,不料却被子航拍开了手。

“执行惩罚。”

子航俯下身子,双手撑在恺撒的头两侧,吻在了恺撒脸上!

恺撒立刻瞪大了眼睛,睡意全无,看着重新坐好,一脸严肃的子航。

“这是惩罚吗!”恺撒在心中吼道。

“谁教你的?”

“我妈妈。”子航看着已经完全清醒的恺撒,感觉惩罚效果还不赖,不愧是美娘老妈亲传,自己多年亲身试验的结果,“我每次不想起床,妈妈就会对我猛亲,因为怕被她亲,所以她一叫我就会起来。”

“对别人用过?”

“第一次。”

“以后也都这样叫我。”恺撒想了想有说,“能这样叫的,只能是我。”

“没兴趣叫别人起床,”楚子航有点不赖烦地动了一下,“所以你快起来。”

“啧。”恺撒猛地从床上弹了起来,左手支在床上斜撑着身体,右手撑住前额,修长白皙的手指插入漂亮的金发中,冰蓝的瞳孔中一丝金黄流转,嗓音有些低沉沙哑,“知不知道早上这样做会让人很上火,你也是男人,应该要知道,男人一上火……就会冲动。”

“冲动就快起来。”子航向后挪了一下,“今天……”

“!”后面好像多了什么东西!子航伸手摸了过去。

恺撒一把抓住子航的手,将他拉进怀里,在他抗议之前堵住了他这段时间说话越来越利索的嘴。

“这才是惩罚。”恺撒微眯着他冰蓝色的眼睛,透出几分危险与狡黠。

“你还没刷牙。”子航依旧面无表情。

“啧。这是男人的浪漫!”恺撒用手将额发梳到脑后,“作为男人,你必须学会这点。”

“但这任然无法掩盖你没刷牙的事实。”子航淡淡地说完,从恺撒身上挪开,“昨天你说今天可以休息,所以吃完早饭就陪我练习剑道。”

“剑道?怎么突然对剑道感兴趣了?”

“想报仇。”

“报仇?”看来是又想起什么有趣的事了,恺撒嘴角掠过一丝笑意,“说说看。”

子航看了一眼旁边兴趣盎然的金发意大利人,“学校有个空手道黑带,说继父是想睡我妈妈才对我好的,我想痛扁他一顿,但现在打不过他,所以需要撒陪我练剑道,再过三年小学就毕业了,我不知道他会去哪儿,必须抓紧时间。”

记忆还在小学?这家伙是从几岁开始不会笑的,明明昨天还笑得那么可爱,恺撒不禁有点为子航的面部神经担忧。

“等等!”子航猛地抓住恺撒的双肩,“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恺撒委实没想到这么多天一直乖乖的大小孩今天突然对自己的处境感兴趣了。

恺撒伸手摸了摸子航的头,“别激动,前段时间你受了点伤,失忆了,在我这里治疗,所以很快就会想起来的。看看你自己,是不是和记忆中大小不一样了。”嗯,这样好像不算在骗他,绅士从来不欺骗美的事物。

子航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发现好像确实长高了不少,点了点头,好像不是不能接受这种看似不可能的事实,“撒,在我失忆之前,我们就认识?”

“不然你为什么会在我这儿。”意大利人脸上是映着阳光的微笑。

“不过,练剑道是个不错的提议,说不定能让你再想起点什么。”

“那你还不快起来。”

美国,卡赛尔学院。

俊男美女们正来往于教室和宿舍之间,偶尔一只飞鸟掠过教堂上空,丝毫没有停留觅食的打算,倒是守夜人养的鸽子不嫌弃这寒冷的温度,在喷泉广场上寻找着自己的食物,一切都是那个样子,只是曾经在喷泉组队刷牙的两个小子好像很久很久没有来过了。

卡塞尔学院特训基地。

“明非,你防御太慢了,要学会预判。”

“校长,你说得倒是轻松,我可是把打星际的速度都拿出来了,而且,预判这种东西对你有用吗?有用吗!”路明非双手交叠在头前挡住一记直拳,脚下滑行出六米远才勉强停住。

“先休息一下,话可说在前面,这还只是热身,不过你进步已经很明显了,再加把劲会更明显的。”

“得了吧,说得容易,我每天特训十六个小时,从基础体能到射击,再到刀法,居然还有暗杀!现在还有校长你的特别指导,就差还没去练练怎么死一死比较痛快了,容易吗我。对了,还有伊丽莎白提前安排的什么社交礼仪!那有意思吗?有意思吗!”路明非用毛巾把脸上的汗一抹,一把扔在地上,看了一眼对面一脸从容,滴汗未出的肌肉发达的百岁高龄的“老人”更是怒火中烧,自己是连个老头子都比不上了吗!

“校长的特别知道可是殊荣,学院可没什么学生能享受这种待遇,你应该感到高兴。对了,看你辛苦秘密特训这么久,告诉你一个消息吧,要不要听?”昂热闭着一只眼,瞥着在一旁赌气的路明非。

“要听,要听!进来这么久,除了看特训员和校长您老,我就快活成猿人了,来点新闻让我回归世界吧!”路明非兴奋地跑到昂热身边,支着耳朵,生怕漏掉一个字。

“恺撒的秘书来找过你。”

“找我?老大有什么事能找我。”好像有什么熄灭已久的东西又跳动了一下,路明非垂着头。

“说是私事想当面和你谈。当然,现在你还不能出去,想知道是什么你就快点完成训练从这儿出去。”昂热一脸无所谓地耸肩。

“私事啊,老大是想请我当伴郎吗?那我可要早日练成神功,破关而出,说不定还能接到师姐的捧花,顺便在婚礼现场牵得美人归,哈哈哈。”路明非仰头灌下一瓶水,“这水味道真棒!”

“校长,我们继续。”路明非回到场地中央,深埋的脸看不清表情。

现在剩下的干劲也有了,年轻人总是肉体上的发泄来的更直接一点,昂热活动着颈椎和腕骨,发出清脆的“咔嚓”声。

——————————————————————————

一大早就是这么刺激~

就这么把子航小朋友的first kiss送出去了会不会太草率了【坏笑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