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三女神的红线

06

“子航,张嘴。”

被叫做子航的男孩眼睛上蒙着丝巾,乖乖张开了嘴,接住了金发的意大利人亲手制作并喂到嘴边的食物。

“怎么样?”

子航慢慢吞下了口中的事物,“味道不错。”

“今天表现很好,明天有进步的话就给你做意大利面。”我们完全进入状态的恺撒·加图索先生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发现子航“小朋友”比当初在高天原的那帮女人还好哄,一不哭二不闹三不挑食四爱睡觉,除了不喜欢接近陌生人,准确地说是不喜欢接近自己以外的人,还特别怕女人以外,完全挑不出毛病。哦,现在还不爱笑了,怕女人估计也是因为她妈妈的“惩罚”吧?

“不用了,牛奶布丁就挺好。”子航扯下了遮住眼睛的丝巾。

“咚咚咚”。

“进来。”

子航起身往恺撒身后站。

“没事的,是帕西。”恺撒捏了一下对方微凉的手。

“少爷,上次的调查,陈小姐说没有任何印象,至于路明非,昂热说他在秘密特训不让见,我怕走漏风声就没继续追问。关于芬格尔,他说‘永燃的瞳术师’是他打算写在《东瀛斩龙传》里的任务。”

“那篇根据日本任务改编的小说?”恺撒挑眉问到。

“是的,所以他认为是个一个虚拟人物。还有关于鹿芒的调查……”

“嗯?!”子航突然一惊。

“怎么了?子航。”恺撒温柔地看着身后的人。

“我以为……在叫我。”子航吞吞吐吐地说着。

“你又叫鹿芒了?”恺撒有点费解,之前他不是不愿意被那么叫吗。

“叫楚子航!但后来跟继父姓,就叫鹿芒了……只是不喜欢这个名字。”楚子航低着头。

“怎么不早点说,什么时候想起来的?”

“前两天,撒没问过我啊。”楚子航有点委屈地皱着眉,“生气了吗?”

“没有生气。”恺撒轻轻抚着楚子航的脸,带着菲诺港冰蓝的海水中写满了宠溺。

“调查结果也是这样,原名楚子航,父亲楚天骄表面是个司机,但极有可能是个顶尖屠龙者,母亲苏小妍是个舞蹈演员,在父母离异后随母亲生活,母亲嫁给当地企业主鹿天铭后,改名鹿芒,2007年7月3日,因为车祸……”帕西看了一眼站在恺撒身后的楚子航。

恺撒顺着目光回头,却见身后的人双肩不住地颤抖着,恺撒伸手擦了擦楚子航的眼角,“有我在,现在这里才是你家,先回房间,我等一下再过来陪你。”

“嗯。”楚子航看了一眼恺撒,回了房间。

谁也没有看见,那双墨黑的瞳孔中,有一丝金光流转。

帕西将手里的记忆卡片递给了恺撒,“调查结果是楚子航和他的父亲在2007年的那次台风事件中遭遇车祸,两人均在车祸中丧生。楚子航的母亲因为这个的打击而精神失常,现在还住在精神病院,所以能查到的关于楚子航的记录都在2007年他15岁的时候停止,我去看过他母亲,但她似乎病情太重,连自己有个儿子也不记得了。至于他的父亲,周围和他有过接触的人对他都没有什么印象,但在他房间里发现了地下室和这些东西。”帕西指着恺撒手里的小卡片,“整个过程全部拍下来了。”

恺撒将卡片放入笔记本的读卡槽,一段视频弹出。

“现在进入位于楚天骄卧室地下三层的地下室。”是帕西的声音。

一架码放整齐的黑胶唱片首先进入镜头,接下来是一箱雪茄恺撒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最喜欢的高希霸雪茄,曾经强烈推荐给象龟的属于男人的烟,话说回来,他好像好久都没抽他的男人烟了,因为某个“小孩”被它呛到过。中央大床的对面是工作台,工作台上是拆开的改造版伯莱塔和手工雕花的炼金弹头,床头是一只刻有半朽的世界树徽记的沉重铝合金箱子,黑卡一划,箱子立刻打开了,里面沉睡的全是火力生猛的枪械,甚至有威力远超沙漠之鹰的S&W M500转轮手枪。最震惊的是空中贴着的各类照片,报纸和手抄纸片交错成网的红线。镜头拉进,沿着红线全是近200年间发生的与龙族有关的大事件,红线最终汇总成结,指向墙壁尽头墨色的“Nidhogg”。镜头回转又将室内扫视了一圈,停在了床头的一把日本刀上,刀刃出鞘,刀身上闪电状的“稻妻”刃纹清晰无比。之后镜头重新游走,锁定了工作台前的一块木板,木板上的照片无一例外全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孩。*

“照片里的女人是楚子航的母亲苏小妍,和医院里的那位长得一样,不会错,男孩应该就是小时候的楚子航了。”帕西清冷的声音解释道。

镜头最后在室内转了一圈,彻底黑掉。

“楚天骄应该是学院的人没错,那只装备箱的申请对身份限制极大。有发现什么吗?”帕西看着看完录像后就一言不发的少爷问到。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那把刀。”恺撒歪着头,极力搜索着那把刀在他脑中的备份。

“是日本任务时接触过相似的刀吗?”

“不知道……没有头绪。”恺撒皱着眉,“有楚天骄在学院的信息吗?”

“没有,在诺玛系统中查过,学院没有关于这个人的记录。”

“又是一个没有信息的人。他应该是学院的精锐才对,难道是等级太高,身份被保密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常年为那种地方伪装成司机有什么目的?”恺撒一只手揉着太阳穴,微眯着眼睛,“难道是任务,在哪里监视或者保护什么东西?龙族?那里有什么和龙类有关的重要的东西!”

“极有可能,我调出了那座城市过去很多年的极端天气对比,那里每隔几年就会有一次不合地理位置的大型暴雨,过往几次的卫星云图都和上次格陵兰海的元素乱流很像,而且规模更大。”

“大规模元素乱流,精英屠龙者,难道那个东西是龙王?”恺撒顿了顿,“如果是龙王的话,那楚子航和楚天骄遭遇的那场车祸……本来已经死去的楚子航又到了卡赛尔学院以‘永燃的瞳术师’这个身份执行在格陵兰海的任务,遭遇了强大的敌人,最后活了下来却失忆了……问题还是回到了楚子航身上,如果他们遇到的是龙王,为什么可以活下来,龙王让他活下来的目的是什么……连不上,差了点什么关键的东西。”

“也许他的记忆恢复了一切就清楚了,现在只能等他了。”

“让那两个人想点更有效的治疗方案出来。”恺撒起身走向房门,却突然顿住了,“调查一下当年那个吞枪自杀的S级,用校董会的权利也要查出来。”

“是。”帕西向着恺撒离去的背影躬身。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