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封神之刃

11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男人啧了一口,“儿子,出去之后去美国找卡赛尔学院,那里有你的同类。”说罢,男人转身停了下来。

男孩一愣,“那你呢?”

“我得留下来,不然那个怪物不会让你走的。”

“开什么玩笑,”男孩与男人并肩而立,右手举起村雨横在胸前,“斩杀敌人不是我们的使命吗。”

“那是没想到会遇到他,”男人将手覆在男孩头上,揉了揉,“我们联手也没有胜算的,但他需要我们,所以不会赶尽杀绝,我留下,他就会让你走的,至少这一次。”

男孩抬眼看着男人,“什么意思?”

混着雷鸣的马嘶声携卷着白光驾临,周围的雨幕如狂流的龙蛇般撞击地面。

男孩瞪大了眼睛,那是匹如山般魁梧的八足金马,口吐雷电!使它屈膝的是……是身披金色甲胄,一只独目绽放金光,仿佛洞穿世界的神明一般的存在!

男人拍了拍男孩僵硬且微颤的脊背,“以后你就知道了,这里的是别对卡赛尔的人说,这是我们的命运。现在看清楚他,给老爹报仇才找得到债主。”

男孩回过神来,“谁说要给你报仇了,儿子不就是要守住老爹的后背吗。”

神的迫近扬起携风带雨的气浪冲击着男人和男孩,男孩将手置于前方护住头部,男人上前一步挡在男孩身前,脊背弯曲,像匹蓄力待发的狼!

“觐见吧,人类!”高亢而庄严的神祗下达。

“关于它的线索太少,我需要更多的时间。”

“神从不反悔,”神说,“没有完成使命,也将许诺你们生命。”

“我留下就行了,”男人左手覆上男孩的肩膀,“让他走吧。”

“凡是到过这国的人,便能再回归这国,所以来到这里的人必须是神的仆人。”

“但他比我更有能力找到你要的东西,而且他是第一次来这里,总该也有一次机会让他去试试吧,神不是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吗。”

“可以,”神将熔金的独目投向男孩,“孩子啊,我许诺你一次机会,去吧,去寻找天照的遗物吧!”

男人拍拍男孩后背,“儿子,快跑!”

“我不会一个人逃跑的!”男孩握紧了手中的村雨。

“做老爹的使命是保护儿子,知道做儿子的使命是什么吗?”男人笑着揉乱了男孩的头发。

“不想知道。”

男人轻轻扯动嘴角,“做儿子的不是陪着老爹一起死或者变成怪物,是代替老爹活下去,把老爹放在这里,让老爹活在这里。”男人锤了一下男孩的左侧胸膛,“老爹还想看你的漂亮媳妇和乖儿子呢。”

“我不需要媳妇儿,也不需要儿子。”男孩不屑理会男人此时的幽默,只是男人拳上传来的温度告诉他,他不能走,会再也不见的。

“嗯,女儿也不错。”男人将手绕到男孩后颈,手起手落,男孩眼前一片漆黑。

“后来我也睡了一觉,醒过来是小鬼已经在卡赛尔了。”村雨用手捂脸,“我知道我老是睡觉误事,但我控制不住。”

“天照的遗物?”

“应该是爸爸那只箱子里的东西!”楚子航极力搜索着那个雨夜发生的一切,“村雨,你知道里面是什么吗?”

“不太清楚,”村雨摇摇头,“他没给我提过,我也只是在他们的调查中知道天照就是那个日本神话中的人物,不过不是神,而是和龙族有关的某个东西。不过卡赛尔当时不用中文教学,小鬼年龄又不够,不能和其他人一起上课,所以就被派给你们副校长了,因为这个才让他找到了一些突破口。”

“副校长?”恺撒和楚子航脑中纷纷浮现出听证会上那个啤酒肚的老男人和芬格尔一起毫无下限的言行,就算是自己人,恺撒和楚子航也忍不住扶额。

“哎,确实挺脱线的,还是个老色鬼,小鬼还真没少吃亏。”村雨摇摇头叹息地说。

“楚子航的父亲不是男人吗?”恺撒惊讶到,“副校长对女性的欣赏水平是很高的,这我不得否认,怎么会……”

楚子航瞪了恺撒一眼,黄金瞳里只写着“闭嘴”两个字,恺撒这次到识趣,要是平时,他是很乐意挑战一下楚子航的极限的,看对手不爽的表情也是一味调味剂啊。

“看子航这张脸就知道了啊,子航还是有点像他爸爸的,特别是十多岁还是小男孩的时候。”村雨晃了晃袖摆。

“你的意思是副校长喜欢楚子航这种类型?平得和那个什么,你们说的搓衣板一样的,你说施耐德或者路明非喜欢我觉得还有可能。”恺撒一脸不可思议地上下打量着楚子航,最后视线停在了楚子航解开的第二颗衬衣纽扣处。

楚子航无语地回视过去,舀起一块蛋糕,一块蛋糕,狠狠地咬了一口,“副校长喜欢你这样,胸大的。”

“我可不想被他喜欢。”恺撒脑中突然浮现出一副副校长挺着一整块腹肌向他本来的画面,一阵恶寒。

“你们能不能抓住重点啊……”村雨一掌拍在自己脑门上,“我想说的是子航长得像女孩。”

“叮当”,一只银制的勺子在地板上跳了两下便静静地躺稳了,楚子航虚握的右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恺撒将视线从衬衣领口移到楚子航藏在柔顺细碎的黑发下的脸上,说实话,帝王从来不会颜值作为挑选对手的首要条件,虽然这也可能成为影响因素,毕竟美丽也是一种才华,但挑对手又不是选妃,而且在认识的两年里,两人在一起最多的时间要么是拿枪对轰,要么就拔刀对砍,再不济也是直接拳头招呼,试问谁会在开战时去仔细打量敌人的长相呢,真正的帝王肯定不会,太愚蠢了!而其他在一起的时间,那都是学校在召唤,再加上我们的楚同学老是像黄花大小姐一样“羞涩”得不愿抬头,只留下漂亮的下颚让人浮想联翩,要真是想找出可以正真仔细看过楚同学的俊美容颜的人,还真只能是那个可以睡在他旁边数他睫毛的那个ta了。所以这不能怪我们的帝王没有认真欣赏对手那传言中可以当卡刷的脸,那也得给他机会才行啊!

“村雨……”楚子航黑着脸,大有要拔刀砍人的气势,显然是对这个评价相当不满意,还是在某个特定的人面前,楚子航虽然话很少,但他却想得很多,也许自己都没发现,自己是个格外骄傲的人,特别是在某个自称是自己对手的人面前,自己不需要是个乖乖好学生,也不想示弱。

“子航别生气啊!”村雨双手抱头,腿缩在椅子上,整个人就像团成了一个球,“我是说你小时候像女孩子,小时候像不代表现在像,现在不像就不就行了吗,有多少男孩小时候没有几分像姑娘呢,恺撒小时候也挺像的吧,看他现在头发还那么长。”村雨像打字机一样飞快地解释着,生怕被一刀劈了。

看了眼旁边蓄着金色长发的意大利人,楚子航不禁想起童年阴影之一——怪大叔。好像确实有过类似的画面,“哎哟,小妹妹,这么晚了到处跑多危险啊,大哥哥带你走吧,哥哥有好吃的糖哦,哥哥可不是坏人哦……”后来怪大叔怎么样了呢?哦,好像是自己被他拉走的时候爸爸冲过来飞起一脚把那个怪大叔踹开,狠狠地修理了一顿。想了想,楚子航觉得这个理由还能接受,顺便还看到了恺撒的一脸囧样,便不和村雨计较了。

我们的意大利贵公子对此深感痛心,自己英挺的身材,俊美如希腊雕像的脸,甚至能卧推300磅的胸肌呢,都是圈子图像,没有装备就看不到吗!好吧,小时候自己也不怎么照镜子,着装都是母亲和佣人打理的,至于那一身结合了力与美的完美肌肉当然还没练好啦,自然也就……当然不能保持沉默!作为一个要掌握绝对的权与力的王者来说,一定从出生就一路帅到现在!

“我从小就这么帅,没有人会愚蠢到把我看成女孩的。”恺撒看着楚子航,露出一个挑衅的笑。不过恺撒承认,楚子航确实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东方人,没有之一,他有作为男人的审美都愿意为之倾倒的美好长相,却不显女气,只是有几分柔和之美,让人莫名觉得熟悉,熟悉到让人烦躁,真是讨厌这种感觉。也许是东方人的特点所致吧,就像东方人看欧美人,看谁都长得挺像。

村雨再次捂脸,“不要这么认真啊,我只是不小心用你打了个比方而已,我知道你从小就很帅,15岁就会飙车乱闯,可以迷的小姑娘们神魂颠倒,就让我们假设那个长得像女孩的是路明非,是芬格尔好了吧。”

学生宿舍里,打着星际刷着守夜人讨论区的路明非打了个寒战。

“我只是想表示一下小鬼当年长得像女孩,给他带来了点麻烦而已嘛,”村雨无奈地看着周身低气压的两个人,“你们两个干嘛那么认真,跟个小孩似得。”

“你没有资格说我们。”恺撒和楚子航这时倒是团结了。

“……”

————————————————————————————

这是挖坑的一节……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