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三女神的红线

07

听着风妖带回的异常急促的心跳声,恺撒立刻推开房门冲了进去,只看了楚子航缩在墙角,全身颤抖着,头深深地埋进了臂弯里,双手紧紧捏着胳膊,断断续续的声音好像在抽泣,就像一只受伤的黑猫。

“怎么了?”恺撒一惊。

“别过来!离我远点!”

恺撒刚想冲过去便被喝住。这么多天第一次看见楚子航反应这么激烈,恺撒有点不知所措了。

“子航,我是恺撒,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是想起什么了吗?告诉我。”恺撒放缓语调,极尽温柔地安慰到。

“撒?!”像是没被安抚到一般,被捏紧的双肩更加剧烈地颤抖起来,声音有些嘶哑,“离我远点……我是个怪物!”

看来只是因为某些记忆的恢复让他接受不了而已,恺撒松了口气,“怪物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不过你要知道,这间屋子里没有谁是个纯人类,但别用怪物这个词来形容,太没有美感了,我们叫混血种。”

楚子航猛地抬起头,流金的瞳孔四溢着来自远古的威压。楚子航微眯着眼望着眼前的男人,那头金发像燃烧的太阳,看不真切,冰蓝色的眸子却像海一般深邃,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那是如天神一般的存在,高贵而不可侵犯,楚子航移开了视线。

恺撒走过去蹲在楚子航面前,捏住了楚子航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楚子航扭头挣扎,呼吸变得更加急促,“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被你这双黄金瞳深深吸引住了,它们是属于你的才华,是你的血统,为你的血统自豪吧,这双眼睛可以令无数的混血种臣服。”

“可我还是一个胆小鬼,一个只会自己逃命的胆小鬼!”楚子航拍掉恺撒的手,身形不稳地向房门走去。

恺撒转身拉住楚子航的手将他向后拉到墙角,另一只手横在楚子航的肩部将他压在墙上,膝盖顶入楚子航的两腿之间,彻底封住了楚子航的动作。

“既然已经失去了一次机会,难道还想错过第二次吗?”恺撒歪着头看着楚子航,冰蓝的瞳孔中泛起一丝楚子航从未见过的光。

“当然不会!”黄金瞳对上那双冰蓝的眸子,眼里尽是不甘和执拗,大脑却越来越空白,只剩下汲取氧气的本能,楚子航哮喘般急促而大口地呼吸,但肺泡却像是被戳破了一般关不住任何气体。视线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黑色从四周向视野中央侵袭,最后那个金发的意大利人模糊的脸也被完全覆盖。

身体,在向无止境的深渊下坠。

“子航!子航……慢慢调整好呼吸!”

好像有什么熟悉的声音刺破了黑暗,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包裹着自己,好温暖啊,就这样一直睡下去多好啊,不是吗。

“撒?”

一个睁眼的动作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黄金瞳尚未完全聚焦,楚子航看着眼前放大的一团金色光影,只能想起这个男人,被染上了太阳的颜色的男人。

“感觉好点了吗?”恺撒坐在床上,让楚子航的头靠在自己肩上,将他抱在自己怀里,前额轻轻地抵在楚子航头顶,修长白皙的手指在柔顺的黑发中抚过,“抱歉,刚才让你太过激动,先调整好呼吸。”

“已经没事了。”视觉逐渐恢复,楚子航终于看清楚了那张与男人完全不同却同样可以给他安全感的脸,身体被他的温度包围,真是让人贪恋。楚子航看着恺撒漂亮的下巴有些失神。

“现在能告诉我你的记忆恢复到什么程度了吗……还有你自己的想法。”听着楚子航渐渐平缓下来的呼吸,恺撒左手抚开楚子航侧脸的耳发,拇指拭过略带奶白色的皮肤留下一丝微红的晕色又转瞬即逝。

“大部分都应该想起来了,”楚子航闭上了眼,“到我和爸爸遇到奥丁的那个晚上……”

“奥丁?”恺撒有些惊讶地看着楚子航。

楚子航缓缓地睁开了眼,瞳中的流光仿佛熔金,“他说他是神,我只看见他骑着披挂甲胄的八足马,手里握着长枪,只有一只金色的眼睛,因为太刺眼,看不清楚,爸爸开车撞过去,却被雨水挡住了,我们下车后被一群黑影围住了,爸爸扔了一只箱子给他,很多黑影都被吸引过去了,剩下的被爸爸斩杀了,爸爸和他战斗,我开车逃走了……醒来就在这里了。”

“光听这个形象,确实是北欧神话里描述的主神奥丁,那些黑影呢?”

“爸爸说他们是死侍,带着一样的面具,没有掌纹……”楚子航皱着眉想了想,补充到,“没有公民权。”

“你爸爸真是个了不起的男人,在那种敌人面前还有心思逗你开心,”恺撒轻笑了出来,捏了一下那张今天过于阴沉的脸,“不过,带着死侍还自称为神的家伙,我知道的只有龙王。”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