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伊顿焰之夜

01

诺玛你说什么!师兄改名子航·加图索,老大成师兄他哥了!什么,你说师兄去英国当插班生了!你是被守夜人病毒入侵还是被芬格尔黑了!

鼬佐中毒太深想看看恺楚的兄弟梗,没人投喂只好自己来剜腿肉T_T

时间线在龙III和龙IV之间

—————————————————————————————

盯着体检报告上那个三年不曾变过的数字,楚子航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也不由得出现了裂痕,连一片不慎离群的树叶伏在了他头顶也没有发现。

“看什么这么认真?”

一只修长又指节分明的手捉住了那只落单的家伙,在唇边轻轻一吻,调笑地看着难得漏出愁容的狮心会会长。

作为唯一的对手,即使在日本你我可以相互托付后背,但我仍乐于给你添堵,要看到你因为我而露出别人看不到的表情,那才是全世界最美的风景。

“没什么。”楚子航转身正对着恺撒,将报告掩在身后。

“就这么不想说吗?”恺撒是谁,会不知道楚子航有什么小心思,开玩笑,有脑电波呢,“没有我想知道却不能知道的关于你的事。”

看着这平时静得像一潭湖水的东方男孩不掩怒意地瞪了自己一眼,恺撒不由地心情大好。

“走吧,校长请喝茶。”恺撒旋即转身,嘴角勾起足以令万千少女为之心跳不已的弧度,金发划出傲人的曲线,只给楚子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不得不说,在日本的任务中恺撒就发现了一个和“与楚子航约架”一样有趣的事。你问是什么,当然是调戏楚子航了。意大利男人爱一切美的事物,可以对着美女说一卡车的情话,但只要你够美,是男人也照样调戏。这不能怪恺撒,是血统问题,意大利血统,况且还是加图索的种。凑巧又遇到了连修车都能吸引无知少女的楚子航,不做点什么也太对不起加图索家的家风,愧对祖国的文化熏陶了,不是吗。

看着这个永远出场自带阳光的背影,楚子航叹了口气,收好报告跟了上去。

昂热翘着一只腿靠在他的真皮座椅里,看着窗台上两只啃着花生的小松鼠,那动作,快得连芬格尔都赶不上了。门“吱嘎”地响了,两只松鼠抛掉爪里的花生跃下窗台窜上了外面身姿正好的树。

“来了,我优秀的学生们,坐吧。”昂热挥手示意两个年轻人坐下,向骨瓷茶杯中倒入茶红的液体,白色的雾气氤氲而起,昂热将茶杯放到恺撒和楚子航面前,两人端起茶杯品了一口。

“上等的锡兰,校长还真是舍得。”恺撒放下茶杯。

“以前女王赠送的,一直没舍得喝。”

“这可真是荣幸。校长今天叫我们来不会只是喝茶而已吧。”

“当然,主要是谈谈让你们俩去度假的事。”昂热笑的深沉。

“度假?我和楚子航!”恺撒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昂热,随后又了然一般的耸肩,“有什么任务可以直说。”

“你们在日本立了大功,这次想让你们放松一下去体验生活。”

“路明非他们也功不可没,为什么只有我和楚子航?”恺撒更觉得这休假另有蹊跷。

“路明非有特训,而且他们条件不够。”昂热换了个姿势,“好吧,这是个B级任务,不排除升为A级的可能,需要你们进入伊顿公学住几天,你以校友的身份,带着作为插班生的楚子航去住几天,当他是你培养的小弟好了,打算重点培养的那种,让他进入伊顿,你们负责监视一个卡赛尔准备招收的可能是A级的学生,他的血统有狂化的征兆,观察后如果有危险就处理掉,当然手段你们选,如果在安全范围内你们就负责最终考核好了,决定权在你,你是组长,详情诺玛会给你们发邮件。”

“这种级别的任务用不着我和楚子航去吧。”恺撒看了一眼从刚才起就一言不发,默默吃着抹茶蛋糕的楚子航。

“不是说了给你们放假吗,这是任务,名为放假的任务,也是你毕业前的最后一个任务,”昂热对着恺撒露出他带有痞气的绅士笑容,“还有什么问题吗。”

“好吧,我接受这个放假任务。”恺撒无奈地抬抬肩。

楚子航站起微微欠身,“校长再见。”

“还以为你刚才没听我说话呢。”昂热有点惊讶。

“不是说可以走了吗,抱歉……确实没听到。”楚子航低着头像个在认错的小孩。

昂热有些无语了,又不好责备态度这么端正的乖宝宝,反正楚子航每次下午茶都只对蛋糕感兴趣,他也不祈求楚子航会像个小姑娘一样拜倒在他成熟老男人的风骚面前,“恺撒,你负责和你的组员交流去伊顿公学的事,你们准备一下,两个小时后出发。”

“伊顿公学,”楚子航楞了一下,“英国那个?”

“你以为还有哪个?你只要去做插班生而已,相信你会完成得很好的。”

“校长,”楚子航转身正对着昂热,一双黄金瞳写满了认真,“我拒绝。”

“给我个理由。”昂热吸气,呼气,扶额。

恺撒站在一旁耸肩,挑起了嘴角。

“我曾经在伊顿任教,留有档案,混不进去的。”

昂热盯着楚子航那张正经的脸,还真不像开玩笑……

“那都不是问题,诺玛会为你伪造身份的。”

“我是说那儿的校长和一些学生认识我。”楚子航觉得还可以解释一下。

“化个妆再去吧,我记得上次的妇产科任务就很成功,你会化妆吧,不会的话让执行部安排个人在飞机上教你。”昂热挥手,“好了,就这样,恺撒,带着任务和你的人前往伊顿吧,世界等着你们来拯救。”

快要压死对手的最后一秒,被完美地反击,楚子航看了一眼在旁边憋笑的恺撒放弃了最后的挣扎。

“是,校长。”恺撒和楚子航一前一后离开了校长办公室。

“有些事总是需要先经历一次,才能在真正需要自己面对的时候有能力承受,你们都还太年轻了。”昂热靠在窗边看着两个男孩的背影渐渐模糊,直到消失不见。

————————————————————————

修改版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