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颤抖吧,舌尖上的Sexiness

颤抖吧,舌尖上的Sexiness

       刚迎来6月的卡赛尔还带着5月的些许凉爽之意,加之其有待商榷的位于半山腰的“山顶学院”称号也确实为之带来了一些交通以外的便利,比如不会比芝加哥高的气温。想必当时秘党为卡赛尔选址时,也是做了些人性化考虑的吧。

        在这与世界第一大湖密歇根湖有一段距离的不算高的“大”山腰上,到不至于使我们优秀的屠龙精英们面对那来自密歇根潮湿的水汽,以及温带大陆性气候燥热的夏季。往往此时,还是会有一两个心性极好的俊男美女双双坐在校长心爱的百慕大草坪上,为身在芝加哥大学接受那如同辣妹的烈焰红唇一般让人拒迎无方的湿热天气而痛苦万般的青春男女们送上由衷的祝福和问候。

       午后的阳光倾斜地钻入敞开的窗户,像是被水蓝色吊椅上坐着的大男孩感染了一般,懒洋洋地趴在男孩用来遮住脸的书上。水洗蓝的牛仔裤勾勒出男孩修长的腿型,解开最上面两颗纽扣的白衬衫与男孩墨色的头发相映成趣,柔软的发尖偶尔扫过衣领,算作是对凉风的答谢。

        昨天才结束一个为期半个月的亚马逊雨林考察任务,刚一回校楚子航就被昂热校长召唤到办公室,以下午茶之名塞给他四份来自四个不同国家执行分部的调员申请,三份来自亚洲,一份来自欧洲。想想自己也快毕业了,是时候决定以后的路了,虽然不是找一个合适的分部就是做特派员满世界跑。

        楚子航翻阅着手中的申请。第一份来自中国,意料之中,毕竟是自己国家的分部,部长以中华儿女应为祖国屠龙事业尽心竭力为名指明要楚子航,只是这理由让楚子航无话可说。第二份来自日本分部,部长乌鸦称楚君是大家长看上的人,大家长看上的自然是最好的,楚子航觉得这到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蜘蛛切和童子切还在自己手里,想必源君一直是把自己当朋友的吧。第三份楚子航就没太理解其深意了,韩国分部说楚子航很符合他们的团队要求,希望他务必加入,一定能有惊人的发展,楚子航觉得自己的任务评价应该写得很清楚自己不适合团队合作,当然,除了日本那次。第四份申请封面是一串烫金的花体字母,没有认错的话应该是意大利语,花体字和申请表本身华丽的设计揉和在一起显得像骚气的结婚请柬,只能让楚子航想到一个人——恺撒,申请理由只是简短的一句“意大利分部想加大与其他洲的跨文化交际力度,申请一位亚裔砍得了龙王泡得了姑娘的长驻特派专员。”署名是一个不认识的意大利分部副部长,连意向人选都没有就被校长塞到了自己手里。

       已有两位龙王出现在中国,剩下的会不会也那么巧至少目前没人知道。奥丁自从那次之后便像在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任何踪迹,而龙族历史大多变相记载于北欧神话,奥丁亦在其中,日本神话中出现的神族一家已经变成白王及其后裔,北欧神话中的奥丁怎能让人不想去一探究竟。

        意大利吗,也许不还不赖。

        难得的在工作日没有课也没有任务的一天,也是好久没这么清闲了,楚子航到像是抵抗不了带着暖意的阳光的诱惑,坐在窗前睡得很沉,连门外规律的脚步声也没能把他拉起来。

        来人罕见地发现门没有锁,便理所当然地推门进去,环视屋内,最后将视线落在了终于没有挺胸抬头坐得笔直的楚子航身上。

        “真难得,那就让你多睡会儿好了。”男人捋着一缕灿金如阳光的头发,嘴角勾起的弧度更是让那张如希腊雕塑般的俊颜显出无与伦比的美。

        男人掏出手机调了静音,正准备拿掉楚子航盖在脸上的碍眼的蓝皮书,想了想,最终却只是找了个绝佳的拍摄角度,原谅了那本毫无美感而又煞风景的书,将楚子航整个框进了矩形框。完美的45°斜角,无论是那撮因为外界压力而变得不安分的呆毛,还是因为衬衣受力使领口明显扩大而暴露无遗的性感锁骨,均在这一刻于某处有了备份。

       确实很美,值得入画的美。

       30分钟后。

男人第180次看向楚子航……仍是没有要醒的迹象。

“楚子航,你若是个女孩,我是不介意在这儿守你一下午的。”男人第16次向楚子航发送脑电波,以失败告终。

“楚子航,起来,午休时间结束了。”男人拂起自己的金发,俯在楚子航耳边,用保证能叫醒楚子航的声音耳语到。

与周公杀得正尽情的人下一秒便从吊椅上一跃而起,掀起一阵逆风像是带着十足的杀意,白皙修长的手熟稔地抓向身旁,本应入手的是一柄刀身刻有闪电纹路的日本刀,这次却落了空。

与此同时,“侵犯者”灵敏地后退一步,随时准备接下对方充满爆发性的一拳。

“吧嗒”一声响,本是作为遮掩物的蓝皮书落地,不偏不倚地砸在两人中间,终是露出了封面上赫赫然的六个白色大字——意大利语初级。

正是好梦初醒,黄金瞳在碰撞声后重新聚焦,褪去了方才凌厉的杀气,带上了一丝略显留恋的困倦,放松了绷紧的肌肉。

逆风散去,只留下水蓝色的吊椅在空中晃悠着

“恺撒。”楚子航揉了揉因为久睡而有些模糊的眼睛。

“入侵者”正是曾经和自己联手拆学校的前学生会主席,恺撒·加图索。

“刚才还真以为你要拔出村雨给我一刀,”恺撒抢在楚子航之前捡起了地上那本书,“尽管村雨并不在你身边。”

“条件反射。”楚子航拂开了印在脸上的发丝。

恺撒看了看右脸被衬衣领和发丝压出一片红色印记的楚子航,又看了一眼手中的书,不禁挑眉一笑,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书,还是因为对面那人难得一见的形象。

“你在学意大利语?”恺撒左手抚在楚子航脸上,轻轻擦了擦楚子航的嘴角。

楚子航身形一颤,退后一小步,摆脱了那只保养得十分仔细却带着点薄茧的手,垂下的额发遮住了摄人的黄金瞳,听说过楚子航英勇事迹的人都能看出杀胚这是要砍人的节奏,我们的宿敌先生自是能察觉楚子航身上的一切气场变化。

“别误会,没别的意思!口水,对,你嘴角……”恺撒见状立刻投降般举着双手和手上那本初级意大利语,十二分认真地表示自己刚才真的什么都没干,一双本该含情脉脉向恋人的冰蓝色眼睛此时只传达出“我只是看你睡得太好,以至于口水流出来而不自知,所以发挥同学间伟大而无私的情谊,单纯帮忙擦擦而已”的简单信号。

然而被帮忙的楚子航同学低着头,屏蔽了来自恺撒同学的一切信号。

“恺撒……”像是从喉咙深处挤出的两个音节。

“Sì!”恺撒一时情急爆出母语。

楚子航身上的厉气却是褪尽了,又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抬起头无比真诚地对上了那双令人着迷的眼睛。

“教我意大利语。”

嗯,六个字,“教我意大利语”,在中文里面有别的意思吗,比如“等我收拾你”什么的……好像不会有。

“确定要跟我学?”恺撒试探性的问到。

要知道楚子航这货在日本那种极端情况下也没有拜师求学的欲望,想来他也是知道自己在语言方面没有什么天赋,便也不予强求,也像是确实没兴趣的样子,只是跟着Google翻译学了两句生硬的日语对话,目的还是为了让伤心的女性支持他的业绩继续买酒……虽然意大利语被誉为最艺术也最有音乐感的语言,但想来这杀胚也不会这么艺术性地去欣赏它。难道是那份申请太情真意切,感化了这个杀胚,还是下一个觉醒的龙王在意大利?自己怎么没得到消息……不,一定是自己魅力太大,让杀胚迷上了意大利,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爱屋及乌”吗。

“教我颤音,恺撒。”楚子航拿过恺撒手中的书,翻开,露出里面一个大大的花体大写的“R”,“我认识的人里没有谁的意大利语比你的更好了。”

“颤音?不是很简单吗,”恺撒接过楚子航手里的书,合上,扔在了旁边的书桌上,“怎么会难得住全A的狮心会长。不过,你的赞美我很乐意收下。”

不愧是抓住一切机会挑衅的宿敌先生。

“准确地说是前狮心会长。”楚子航看了一眼笑的欠揍却偏偏又十分优雅的意大利人,“简单是对你而言,语言不是我的强项,我甚至拼不出你的名字,不过,你不愿意也无所谓。”

“怎么会,乐意之至。”恺撒当然知道自己名字里那个颤音,真是爱死它了,“Cesare”,属于帝王的名字,他甚至可以仅凭自己磁性的嗓音说着自己的名字就让各路名媛腿软,那种勾人的效果像是犯罪。

“发音的时候让气流通过舌面,舌尖抵在上颚上振动,像这样,‘erre’,”*一串性感又撩人的颤音从恺撒的舌尖传出,“试试看。”

楚子航舌尖聚力,对,让气流从舌面流出,引起振动。突然,却像是懈气了一般松开了紧皱在一起的眉峰和蓄力待发的舌尖,“不行,做不到,神经根本无法控制舌头的振动,这不现实。”

恺撒看着一脸认真的楚子航,怎么想都觉得他是在为自己学不会颤音找一个合理到完美的理由。Oh,我的对手不可能这么可爱!

“你连龙文都能说,还发不了颤音?”恺撒随意地靠在书桌上,端起一杯方才楚子航用来拜师的矿泉水。

“那不一样,龙文是因为有血统,所以自然而然不用学也能说。”

看楚子航那张面瘫脸也有了几分纠结的表情,恺撒真想继续逗逗他。

“好吧,那我们继续。”放下那只水杯,恺撒还是决定先帮自己的对手先生解决发音问题,“可以先用r加元音,凑出一个音节来,‘re’,试试‘re’。”*

“Re.”楚子航舌尖用力,一脸严肃地发出了“勒”的音。

“不要一股中文味儿在里面。”恺撒扶额,“‘re’,舌尖放松,用气流带动它。”又是一串性感的颤音。

楚子航照做,放松,再放松,却皱紧了眉,“做不到。”

“行,再试试别的。”恺撒挑眉,深吸一口气,“在r前加个辅音做辅助,试试‘drago’,‘drago’。”*性感的颤音和恺撒极具磁性的嗓音压出的尾音更是相得益彰。

“Dragon.”*楚子航经过大脑中枢处理后跟读到。

“不要发成英文,”恺撒指节分明的手指插入金发中,将前发梳到脑后,“你是怎么学会这么纯正的伦敦腔的,语言不强的楚子航先生?”

“高考要考英语,”楚子航正色道,“而且不用学颤音。”

“……当我没问。”

恺撒决定他今天必须教会楚子航发颤音,加图索家的男人不可能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到!

1个小时后……

“你再试试,我得歇会儿,舌头麻了。”连续一个小时的颤音轰炸后,来自加图索家强大的意大利血统的舌头也快摇白旗了,恺撒吐出舌头,真想看看他用来对各路美女说情话,为自己一众手下打鸡血的宝贝舌头还安好吗。

“咔嚓”一声,恺撒看见楚子航拿着手机,镜头对着自己,这货好像在笑!

对上恺撒询问的眼神,楚子航细长的手指灵巧地在iphone界面上跳动着,“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好看而已。”

恺撒突然心里一动,又总觉得怎么那么瘆的慌呢。

与此同时,守夜人讨论区一条帖子在发出后10秒内被人工置顶了,一条没有文字内容的贴,仅因为它的发帖人和贴里的两张照片被置顶了。

发帖人上赫然写着“村雨”。

左图是眼睛被P成蓝色,吐着舌头的金毛犬,对,眼睛被P过。右图居然是金发恺撒,天哪,吐舌头的金发恺撒,那个传说中的恺撒!男神是发疯了吗,还是什么赌又输了,要送上这番大礼来搏宿敌一笑!

虽然ID“村雨”只在发帖的瞬间亮了一下,但这不妨碍看够了教授前女友,缺少新型八卦看点的少男少女们热情而激烈地吐槽并交流感情,更何况对象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人帅又多金的真男神。

评论已从“卧槽,好像”,到“是要回来拆楼吗”,再到“这是真爱啊,是要公开了么,准备结束异地了”,最后到“烧烧烧”。

“抱歉,好像还差点感觉,”看着已经又灌下一杯水的恺撒,想想那两张对比图,楚子航觉得也差不多了,“最后一次,如果还不行,我就放弃。”

“好吧,最后一次。”楚子航一定在笑,恺撒用他对楚子航这么久的研究做保证,这货一定在笑,但做事要有始有终不是吗,啊。

“还差点感觉是吗?”

恺撒放下水杯,上前一步拉住楚子航,另一只手扣住楚子航的后脑,唇生生地印上了楚子航的,有点凉,现在还在酥麻中没有缓过来的舌头轻松地撬开了楚子航的齿关,在其上颚轻轻扫过,一触即分,却不忘留下这一生一次的瞬间。

楚子航愣住了,只感觉有一股电流从上颚流过,窜向大脑深处。

“就像这样,舌尖在那个地方,气流通过就可以引起振动。”恺撒指了指上颚。

楚子航猛然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用手擦唇,一脸“不给个说法,今天势必和你分个高下”。

“一个吻而已,一个学术性的吻。”胜者的笑容已然在恺撒脸上扬起,更让楚子航觉得欠揍。

“生日快乐,杀胚。”

“!”

惊于恺撒脸上从骄傲到温柔的笑容,更惊于多年后还有人这样温柔地记得这个不受自己重视的日子,为了一句话就从意大利跨越整个大洋,面瘫的脸也柔和了几分。

“谢谢。”

谢谢你,擅自闯入我生活的宿敌先生。

“好了,带上你的刀,去后山,我破例给你当陪练,算第二份生日礼物,这才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在哈雷带着傲气驶向后山顶的途中,另一个贴被高亮置顶了。

@狄克推多    《姑娘们死心吧,杀胚的初吻是我的》

       金色的阳光打在身上,柔和了两个如刀般锋利的身影,金发与黑发交织,隐隐露出谁得逞的笑意和对面人泛着微红的青涩金眸。

一个学术性的吻。

————————————————————————————

此处sexiness只代表性感,没有更多的暗示了…

erre是意语中R的音标

那几个单词不代表什么更多的意思就不标注了,只是随便捡了几个有助于发音的

si表是肯定回答

子航生日快乐!!!!!!

评论(9)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