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这里是正版(Case3/献给我大川卷)


“欢迎回来,我唯一的对手。”格陵兰海风携卷着意大利人精心养护的金发在空中翻飞作响,张开的双臂像是在等待阔别的恋人奔入自己的怀抱。

虽然知道学院会派位重量级的专员来接自己,甚至有猜来的会是施耐德教授或是隐藏的科学狂人守夜人,但楚子航委实没把这尊大神会来的概率估得这么高,不禁觉得好笑。

“谢谢你来接我,但至于唯一的对手,”楚子航一声轻哼,“去找你那个阿卜杜拉吧。”

恺撒发誓,他在楚子航毫无表情的脸上看出了赤裸裸的讽刺!

“开什么玩笑,那个一嘴胡子毫无美感的家伙。”

“联系上学院的时候,路明非已经全都告诉我了,去和你的前狮心会长说吧。”一双黄金瞳直愣愣地盯着恺撒,像是要在他身上戳出两个窟窿。

“那是被言灵影响了,你得相信我。”

“是吗。”楚子航越过恺撒向“湾流”走去。

“我以自己的良心起誓,你,楚子航,是我恺撒一生认定唯一的对手,即便记忆被抹去,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也会记住你。”恺撒双手覆上左腰,海蓝的双瞳中是绝无仅有的真诚。

楚子航停住脚,经过长时间低温处理的面部肌肉却跟不上大脑神经下达的命令,仿佛失去了完成“微笑”指令的能力。

“恺撒,”楚子航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很遗憾地告诉你,那是你的肾。”

“?”

“意大利的男人果然靠不住。” 楚子航收回那一瞥,继续向前走去。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是里面最靠得住的,”恺撒大步跟上楚子航,右手搭在楚子航肩上,“你知道,我从来只用正版,而且是定制的,让那个盗版的前狮心会长见奥丁去吧。”

谁让你是我绝无仅有的正版,我愿用一生来换你的使用权。

——————————————————————————

虽然跑题挺远的,还是纪念一下早就就逝去了的高中岁月(揉脸) 祝已经考完了的宝宝们暑假愉快,还没考的宝宝们备考愉快

小段子停不下来了

然只想对天怒吼 航宝什么时候回来!!!恺二爷什么时候想起他!!!(旋转哭)

记得很久之前看到的意大利人摸良心是摸得肾?(反正在腰部)不知道记错没,找不到资料了,如果记错了以后找到再来改(piaaaaa 意大利人平时讲话手势语特别多,有兴趣的宝宝可以去搜来看看,很有趣的,最近看到一些很x的(猥琐一笑)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