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伊顿焰之夜

04          

--------------- 01  02  03  --------------


古老的砖石结构和厚实的旧式木门后面是校长办公室。

“呀,恺撒·加图索,我优秀的学生,你来了。”

“威廉校长,很高兴看到您还是这么精神。”

“谢谢!请坐吧。”穿着黑色学术服的老头扬起了脸上的折子。

“以前见我,你可不像现在这样开心。”恺撒坐到威廉对面的檀木椅上,却丝毫没有中学时代被嫌弃的尴尬。

“当年的你可是每周都要到这儿来陪我喝下午茶,因为违反校规。”老头挑了挑粗狂的眉,捋着有些花白的络腮胡,“这次是为了你的弟弟子航·加图索来的吧。”

“是的,主要想了解一下他接下来的校园生活情况,你知道的,以后要他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可并不安全,从某方面来讲。当然,也是想来看看你。”

“这几年你还真是变了很多啊,以前目中无人的混小子也学会关心别人了,想必你他对你很重要吧。”老人看着恺撒,只是一位慈祥的长者那样看着,“说吧,想了解点什么,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谢谢校长,你知道我弟弟的身世吧。”

“当然,要不是这个原因,王子殿下也没有家人陪读的待遇。”

“我这只算是重温母校生活吧。”恺撒耸肩。

“好吧,重温母校生活,我们没有搞特例。”老头挑眉笑道。

“我想知道子航要住的校舍的楼长的情况,你知道的这里的学长比导师更厉害,子航又比较内向,容易被人欺负。”恺撒皱着眉,像个担心弟弟的好哥哥。

“噢,利达尔特吗?他是个优秀的学生,优秀得像以前的你一样,当然,不像你那么让人操心,为人很随和,在学生和导师中的风评也很好。”老头十指交叉,望着自己的学生,“诚然这只是表面的东西,你随便问谁都能得到的答案。我能从他身上感觉到和你相似的东西,但又不一样,他让我闻到了危险的气味。”

“危险?”

“对,危险。人活久了就是这样,能用经验和本能判断一些事,希望你和子航这段时间别和他扯上什么关系。”

“谢谢校长关心,但恐怕得让你失望了,我们不怕危险。”一缕暖黄的阳光打在恺撒的脸上,在另一侧留下一道阴影。

“这样啊,那是我多虑了。哦,还有件事,他每个月月圆的晚上会离开学校一段时间。”

“你刚才还说他不像我,不会违反校规。”恺撒挑眉。

“所以才说他像你啊,你们都喜欢翻墙出学校。”威廉摸了摸他的络腮胡,“你们会在儿呆多久?”

  恺撒微微一惊,旋即恢复平静,“我在这儿留一个月,你知道,我只是请了假,子航当然要在这儿到毕业。”

“那这个月你有空就来陪我说会儿话吧,每天处理文件也很无聊。可以帮我做一下临时导师吗,我有位体育导师刚好请了病假,知道你要回来我就没有调配其他导师来替他,当然,这是没有薪水的,算在你的住宿费里。”老头扬了扬脸上的折子,“我相信你的能力。”

“当然可以,我很荣幸。”

“好的,待会儿我让人告诉你工作细节。”

“我就先告辞了,校长。”恺撒起身向房门走去。

“嗯,今天很高兴你来看我。”望着学生离去的背影,老头问到,“恺撒,如果他不是你弟弟,你还会这么关心他吗?长者的眼光总是很敏锐的。”

恺撒顿住了,没想到这老校长这么难缠,诺玛这次的计划果然有缺陷。恺撒并未回头,手握着门把,“校长果然厉害,我以前捣蛋的事就瞒不了你,不过,就算他不是我弟弟,也依然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是我一生唯一的对手。

“很高兴你找到了值得珍惜的东西,祝福你。”

一丝惊异掠过恺撒的眼角,随即被笑意替代,“谢谢你,威廉先生。”

厚实的旧式木门在身后关上,发出“吱呀”声。


“铛铛铛”古老的钟声回荡在空旷的校园上空,惊起在草坪上觅食的白鸽,在这座传统的古堡中,如中枢般指挥着一切,一位位身着黑色燕尾服的未成年绅士从不同的教室离开,然而其中一间教室,我们的主角子航·加图索同学陷入了人群中。

“加图索,你的眼睛真漂亮,像夜空一样迷人。”燕尾A兴奋状。

“听你说话就像躺在草坪上晒太阳一样舒服。”燕尾B陶醉状。

“喂,破坏草坪是要罚抄拉丁文100篇的。”燕尾C惊慌指责。

“一起去餐厅吧,你刚来不熟悉环境,有什么不懂都可以问我,我是住在你隔壁寝室的乌拉奇。”一个暗红色头发略带天然卷,在脑后束着一小撮马尾,长相不俗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的看上去是个男人的大男孩走过来,向子航·加图索行了一个绅士礼,“以后就是同学了,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噢,我是说学生会愿意为你服务。”

“谢谢。”

“果然是人种的原因吗?”楚子航微微皱着眉,望着这个人高马大的中学生,思考着这个困扰了他三年的问题。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