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三女神的红线

09

-------(0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一束精心挑选并修剪的白玫瑰安静地躺在最靠近祭坛的一排长椅上,如一位待吻而眠的美人,高贵而迷人。中央祭坛上摆满了银制的烛台,每个烛台上都是6支燃烧的白烛,像一片雀跃的白蔷薇,一如当年送别的模样。

 

金发的意大利男人靠坐在在最前排的长椅上,修长的手指流连于白色的蔷薇花瓣之间,温柔地如同在爱抚恋人娇柔的脸颊,目光却投向了穹顶的巨大白色玻璃,又好像越过了穹顶望进了上方的天堂。

 

 

男孩倚在母亲怀里,享受着世界上最温暖的怀抱。夜里,母亲讲着童话,唱着古老的歌谣哄男孩睡觉。男孩穿上定制的西装,骑上哈雷,让母亲看他最潇洒帅气的模样,将红绳翻出24种不同的花色,逗母亲开心。母亲听不见了,男孩便学会手语,说着“爱你”。可即便如此,也没能留住那个唯一会说“我的恺撒是个善良的孩子”的女人。望着水晶棺中的女人,她像睡着了一样,仿佛下一刻就会醒来,将自己揽进怀里。女人金色的长发仿佛溪流在白玫瑰间隐现,是天使沉睡在花丛间,却被地狱的业火包裹,吞噬,徒留下那些丑陋的大人无比罪恶的语言在耳边盘旋。

 

 

眼前突然一黑,感觉到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覆上了双眼,恺撒才发现本来站在教堂最后面一直不愿意过来的楚子航已经在什么时候走过来了。

 

“子航,你……”

 

“撒,很难过吗?”

 

楚子航没有打算将手拿开,只是就着这个姿势长跪在恺撒身后,就像将前面的人拥进自己的怀里一样,额头靠在他的头顶上。

 

“怎么会这样想?”恺撒轻轻揉了一下楚子航的头发。

 

“每次妈妈想爸爸的时候也这样,她总是看着远处发呆,和你一样的眼神,很温柔,很悲伤。”

 

恺撒的手指从发间滑向楚子航的侧脸,拇指摩挲着那张属于那个大男孩的的脸颊。

 

“只是想起了我的母亲,今天是她离开的日子,就在这里,我送走了她。”

 

“那以后换我来陪你。”

 

“你这样让我怎么舍得送你回去。”恺撒停下手中的动作,只是享受着身后的人传来的温度。

 

“走了还可以再回来。”楚子航用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回答到。

 

“你是奇迹送给我的礼物,像魔法一样出现在,真怕哪一天你又从我眼前消失。”恺撒握住楚子航的双手,转过身在楚子航额头上落下一个虔诚的吻,仿佛在诉说着“我们永不分离”的诺言。

 

恺撒起身将那束被阳光染成了金色的玫瑰放在中央祭坛前。

 

“再见,妈妈,下次再来看你。”灵巧的手指在身前变换着动作,“希望下次他还能陪我一起来。”

 

“走了子航,今天的时间只属于我们两个人。”

 

恺撒转身,看着对面淡漠的男孩眼瞳中带着几分乖巧,心中某个极寒的地方燃起了一星火光,破开森冷的冰层,火星炸开,向四周漫延,温暖了全身每一个地方。

 

哈雷咆哮着驶出米兰大教堂,男人的金发在阳光下格外耀眼,身后的黑发大男孩两手圈住男人的腰,靠在男人背上,像拥住了全世界一般,睫毛因为那双大眼睛的闭合更是拔长了几分,跳跃着几点阳光。

 

——————————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