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航家的村雨菌

【恺楚】三女神的红线

三女神的红线 10.5

————————
因为时间是一起的就把前面一节也拉过来了
————————

银色阿尔法罗密欧迎面奔来,巨大的摩擦力使车速骤减,与哈雷同时停住。

“陈小姐丢了。”帕西推开车门,语言简洁到像是在交代无关紧要的事。

“陈......诺诺怎么了?”

“三十分钟前接到报告,昨夜陈小姐房中有异响,但巡夜的嬷嬷并没有检查出异常,陈小姐也没有表现出有人侵入的举动,但今早她就和随身衣物一起失踪了。这是留给你的传真信件。”

恺撒从帕西手中接过信封,扯出信纸,十几秒后装好递还给帕西。

“已经派人去金色鸢尾花学院调查了。”帕西接过信封,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少爷。

“顺便查一下芬格尔的行踪吧,这样或许更快些。”

“芬格尔?以前你的学生会里的那位?”

“对,看了那封信你就能知道,满篇都是他的文艺大叔气,他们应该是在一起行动,只是要好好调查原因。”

“通知家主......”

恺撒挥手打断帕西,“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芬格尔如果想对她不利,昨天夜里她就该叫人了,如果出事了她不会是个任人摆布的人。而且我不想在今天听到任何有关他的事。”

“你的意思是陈小姐和芬格尔合作......理由呢?”帕西愣住了,换做以前在学校,陈小姐去酒吧跳舞小少爷都会让人先打点好一切,果然是像先生说的那样,少爷总会长大,而日本那次任务成了他的促因吗。

“女孩的心思你是猜不透的,中国人是这样说的。不过原因必须查清楚,如果她单纯只是想出去玩儿,会有比芬格尔更好的同行人选。”不过婚约对于诺诺来说真的是一个枷锁也说不定。

恺撒接过司机递过来的风衣,给身后的楚子航披上。哈雷重新启动,奔跑在米兰的街道上。

“出什么事了?”楚子航坐直了,歪过头,试图看清前面人的脸,却被那人飞扬的金发糊了一脸。

“我未婚妻不见了。”恺撒侧过头看见楚子航正试图抓住自己那些不甚友好的头发,不禁一笑,“抱歉,我没带发圈。”

楚子航没理他,将他的金发拢在一起,从右手上褪下一个白色的橡圈,将金发的尾部松松地扎在一起。

“你的头发又不长,怎么会有发圈?”恺撒记得很清楚,早上出门的时候楚子航手上什么都没有的。

“花店大叔给我的,但没听懂他在说什么。”楚子航重新圈住了恺撒的腰,比之前多用了几分力。

迎面的寒风撩起风衣的下摆。

“他一定是说你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男孩,噢,也有可能是他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了夜空中最美的星星。”

“第一,我不认为说男生长得漂亮是夸奖,第二,我的眼睛里是瞳孔和虹膜,而且是白天遇到他的。”

“我是认真的。”

“好吧,大叔。”楚子航把下巴放在恺撒右肩上,“现在是去找你未婚妻吗?你从没跟我提过你有未婚妻。”

“不,帕西已经派人去找了,她存心想走的话,我想这需要一点时间。而且我说过,今天的时间只属于我们两个人。你想了解她的话下次我可以好好给你讲,她真的很棒。”

米兰大教堂500米外,哈雷停在了你家甜品店门前,楚子航和恺撒先后下车。

“Enrico Rizzi的甜品王国,这是甜品师Enrico Rizzi的杰作,他的手工冰淇淋和巧克力我想你会喜欢的。”恺撒推开了甜品店门。

店里盈溢着甜点的香气,混在一起却不让人腻烦。各色艳丽的马卡龙整齐地摆放在盒子里,旁边还有各色风格的蛋糕 蛋挞。一个大玻璃橱里放着一颗“巨蛋”,“巨蛋”上面是厚厚的巧克力,点缀着各色的圆形巧克力饼干,让人忍不住想它是不是能孵出一只软萌的小宠物。

“难得今天有太阳,试试冰淇淋?虽然有点冷。”

“嗯。”楚子航回味了一下店外的温度,回答道。

“在这儿等我。”

楚子航站在一个摆放巧克力的玻璃橱旁边,环视着店内形形色色的陌生人。有两位手牵手的年轻黑发女孩在看对面的马卡龙,旁边是两个看起来30多岁的寸头大叔,对着三款从口味到造型都截然不同的蛋糕纠结,大概是在给其中一个选生日蛋糕吧,还有一对小情侣站在“巨蛋”前面拍照,男生搂着女生的腰,两人的手合成一个心形,刚好框住了橱子里的那颗“巨蛋”。

小孩稚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个身材魁梧蓄着性感络腮胡的男人牵着他漂亮的妻子的手走进了店里,臂弯里坐着他可爱的儿子,小孩看上去四五岁的样子,穿着红色的加绒卫衣,一条蓝色的背带裤,戴着一顶红色棒球帽,活脱脱一个幼版的马里奥。

虽然不会意大利语,但楚子航还是辨识出了几个常用词汇,比如那个世界通行的“Baba”,还有在国外知名度高过意大利总统的”Gelato”,想必那个小孩是想让他爸爸给他买冰淇淋吧。

小时候爸爸也是这样牵着妈妈,让自己坐在他的臂弯里。

“发什么呆?”

恺撒牵起楚子航的手,将一支冰淇淋塞给他,顺着楚子航刚才的视线看了过去。

“没什么。”楚子航低头看着手中的冰淇淋,像朵艺术家笔下的彩云。

“那走吧,去别的地方。”恺撒拍了拍楚子航的屁股,推开了门。

刚出店门,多穿了一件风衣的楚子航都感觉到冷风立刻钻进了衣服,呼出的一团白气立刻氤氲着消散在空气里,看了一眼那朵“彩云”,楚子航舔掉了蓝色的一小块,软软的,是海的味道,像要将人整个包裹起来。

看中了旁边那块绿色的,楚子航的舌头刚碰到柔软的冰淇淋就感觉到一只手扣住了自己的后脑勺,一张帅气的脸放大在眼前,是恺撒的气味。

牛奶做的冰淇淋柔软度爆表,在两人互不相让的舌头的相互挤压下蹭到了楚子航的鼻尖上。

“你不是有一支吗?”楚子航看着对面笑得得意的恺撒。

“我的吃完了。”恺撒摊开两只空空的手,一脸无奈地耸肩。

“而且在意大利从来不会有两支一样的冰淇淋,但我知道你这支一定更甜。”

恺撒勾起楚子航的下巴,在楚子航试图用手擦掉之前舔掉了他鼻尖上那点化开的红色冰淇淋。

“真的很甜。”

哈雷像一匹猛兽奔驰在阳光下,仿佛有破碎的光点一路追随。

恺撒捏了捏腰上那双有些发凉的手,牢牢地攥在了手里。

——————————

ps:

今天看到一条消息说意大利的一对同性恋人举行婚礼了,意大利第一对正式结婚的,祝福她们!

因为恺撒大大和帕西用的意大利语在讲陈的事,so子航大大没听懂就象征性地问了一下…

花店大叔给的那个圈是三个,绿白红各一个,刚好是意国【旗颜色,考虑到绿红和恺撒大大的气质不太合适就用了白色的(这是之前看到有视频说在意著名景点旅游被不知道哪儿来的人套圈强卖,然后生成的,不过花店大叔是纯粹的热情:)

评论(7)

热度(19)